首页>经济>新闻

急功近利 易到“高额充返”17亿逼走司机



  新政迟迟未能露出真面目,专车企业则在抓住最后阶段烧钱抢夺用户。昨日来自易到用车方面的消息显示,过去两个月该平台的“高额充返”活动中,已获得充值总额突破17亿元,这也意味着未来一段时间内,易到用车需要再投入17亿元补贴用户。补贴用户的同时,易到用车在全国范围内下调专车价格,引发了旗下司机跳槽危机。


  一进一出

  处在用户与司机之间,专车平台需要兼顾双方的利益和服务。对于用户端,从去年11月开始,易到用车开启了大规模充值返现活动,按照活动规则,用户充值100元后,易到用车将补贴100元,多充多得以此类推。根据易到用车方面的最新消息,从4月1日-6月1日,易到用车联合乐视又推出充值返现并赠送乐视电视、手机的活动。60天的时间内,平台共计获得17亿元的充值额,送出包括7.5万部手机、3万台电视在内的超10万乐视硬件,这一举措让易到用车吸纳不少用户,据易到用车相关负责人透露,易到用车当下的日订单数已超70万。

  大量涌入的用户或许会发现平台无车可用。易到用车司机李先生表示,易到用车此前推出了见习专车和young专车两款廉价专车,并于近日又再次下调专车资费,这一措施让本就收入不多的司机更加雪上加霜,“有不少关系好的司机都计划跳槽至其他平台,扣除空驶、油费及车辆的磨损,司机基本上是为易到用车免费打工”。据介绍,本次易到用车价格下调幅度不小,以10公里20分钟订单为例,北上广深的全系专车车型均降价幅度超过15%,其中,北京地区的经济车型降价幅度更高达21.4%。

  另一消费者王先生表示,北京早高峰时期,分别用滴滴出行、Uber和易到用车叫车出行,其中,滴滴出行能够叫到车但动态加价幅度较大,车费较贵;易到用车则是最便宜的专车平台,但根本无司机应答;而Uber的车费和车辆应答率处在上述两者之间。

  急功近利

  易到用车相关负责人昨日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上述司机集体跳槽的情况并不存在,相反,通过易到用车后台统计的数据显示,价格下调后,专车司机的空驶率下降,订单量上升。同时,易到用车平台还推出相较于友商平台更容易完成的“订单奖励”,鼓励司机多劳多得。

  一方是依靠补贴用户的持续涌入,另一方则是吐槽无利可图的司机出走。经过“触底反弹”的易到用车扩张战略略显激进,而在当前的补贴大战之中持续高调,则被看做是希望利用不断吸纳用户资金在短期内赶超对手。据悉,今年3月在易到用车和乐视联合召开媒体沟通会上,易到用车CEO周航表示,易到用车希望超过Uber,成为中国专车市场的第二名,并将日订单量做到100万。

  然而,专车行业更像是小孩子的脸——变化无常,追赶对手的易到用车需面对各方压力,其中,持续的资本补贴投入让“钱”仍是当务之急。在资本上,Uber日前确认获得了来自沙特公共投资基金总价35亿美元的最新投资;此前,滴滴出行获得美国苹果公司10亿美元融资;神州专车则已经递交新三板挂牌申请。

  争抢先机

  或许背靠乐视这一新兴互联网巨头,易到用车在资本上面临的压力可以承受,但政策上的不确定性因素仍是专车企业,尤其是对专车行业中尚未进入前两名的易到用车头上一支高悬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在易观国际分析师张旭看来,易到用车大规模吸引用户充值,通过充值方式留存用户,保持用户黏性;另一方面,较高的用户充值数额也能体现出易到用车较大的风险抗压能力。

  不过,动辄十几亿的充值数额并不只代表着安全系数高。在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看来,传统商业中,最有效的会员管理方式便是储值卡,但储值卡的出现也引发了“开店、办卡捞钱、跑路”等乱象发生。“在专车新政出台在即时,易到用车平台拥有如此高昂的充值额也是一种危机的体现。”张旭表示,新政尚未出台,个中细则尚未可知,现在谈新政后,易到用车的模式、与吸引用户的方式是否危险还为时尚早。不过,消费者陈先生昨日在早高峰时用易到用车叫车后,系统默认多加20元的调度费,陈先生表示,“钱已经充到易到用车的账户中,以后怎么花、花多少似乎不是我能决定的了”。
编辑:周小兰
网友留言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