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华裔厅长陈国治肯定中国人权进步 被“围攻”

  原标题:加拿大华裔厅长陈国治肯定中国人权进步被“围攻”

  大公网湖南频道讯 近日,中国外长王毅在加拿大批评加国记者提出中国人权问题引起的风波越来越热闹。本周,加拿大安大略省公民、移民与国际贸易厅厅长陈国治(Michael Chan)表示,应该从民生的角度去看人权问题。作为华裔的陈国治此番发声被看作是对王毅斥责加拿大记者的支持,而被加拿大部分主流媒体和政客的质疑乃至围攻。加拿大前联邦移民部长甚至称陈国治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非正式大使”,直逼得陈国治发表声明重申对加拿大的效忠。


  加拿大安大略省公民、移民与国际贸易厅厅长陈国治(Michael Chan)


  华裔移民厅长肯定中国基本人权的进步

  陈国治出生在香港,18岁移居加拿大,是安大略自由党党员,从2007年至今任安大略省省议员。

  2007年2月,陈国治获安大略省省长麦坚迪(Dalton McGuinty)委任进入省政府内阁,成为自1993年后首位省税务厅长。此后,陈国治历任省公民及移民厅长、旅游及文化厅长。2011年10月连任议员成功,并留任省旅游及文化厅长,曾短暂复任公民及移民厅长。2014年6月,陈国治再次顺利连任,在新组成的内阁中担任公民、移民及国际贸易厅长。

  加拿大华文媒体“加国无忧”网站6月6日在新闻栏目刊登文章《陈国治专访:同一个问题已经问了四十年》(全文附后)。陈国治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也刊登此文。文章开篇提到王毅事件,说王毅“与加拿大记者问答过程中谈到人权的问题,引起了各方评论,记者就此采访了陈国治,请他谈谈对此事的看法”。不过专访内的记者无署名,也无表明所属媒体的名称。

  陈国治在采访中的说法与加拿大政府的说法有明显区别。他说,西方和其他国家向中国提出的问题,自改革开放“大大话话,已经问了40年”,“40年都问同一个问题”,文章说要看看40年内,中国人的人权“经历了哪些沧海,踏上了哪些桑田”。

  陈国治说,人权涵义很广,但生存权和保障民生,是人权重要的一环。他举出经济发展,出境旅游,留学移民等例子来说明中国社会四十年来发生的巨大变化和飞跃发展。

  陈国治主张“应该从民生的角度去看人权问题,人权的进步与民生的进步相辅相成,是挂钩的。”

  文章最后写到“陈国治告诉记者,四川悬崖村民渴望一条安全道路,生存是他们面临的人权。每个国家,每个民族,人权的起点不同,发展的速度和过程也有别,秉承开放,善意和发展的眼光去看,未来可期。”

  而此前加拿大政府对王毅斥责加国记者“傲慢”、“偏见”表示了不满。加拿大总理杜鲁多也称,中国在人权方面有很大的改善空间。

  保守党政客骂陈国治“吃里扒外”

  此次陈国治文章一出,堪称陈国治“死对头”的《环球邮报》抓个正着,立刻发文称陈国治为中国人权纪录辩护。


  《环球邮报》网站报道截图


  《环球邮报》曾在去年六月份报道说,加拿大安全情报局(CSIS)几年前曾经罕见对陈国治和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的密切关系感到担忧,为此曾专门派人去省政府面见省政府官员。不过,安大略省的两任省长麦坚迪和韦恩(Kathleen Wynne)都断言这些指控毫无根据。报道登出后,陈国治以诽谤罪名控告《环球邮报》,目前官司尚未了结。

  《环球邮报》此次采访了加拿大前联邦公民及移民部长、对华态度强硬的保守派政客杰森·肯尼(Jason Kenney) 和前加拿大驻华大使马大维等人。

  《环球邮报》报道说,肯尼似乎对陈国治站出来维护中国人权并不吃惊。曾经与陈国治多次出席同场活动的肯尼说:我感觉他有时候把自己当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非正式大使,在加拿大利益和中国政策发生冲突时,他不记得自己听见过一次陈国治维护加拿大利益;在加拿大关于人权的原则涉及到中国时,他也不记得自己听见过一次陈国治维护加拿大原则。“这是在削弱加国的平衡立场。”,肯尼说。

  肯尼回忆到,他有一次目睹陈国治在一个华人社区活动中上台讲话。在讲话的最后,陈挥拳大呼。旁人为肯尼翻译说,他喊的是“祖国万岁”。肯尼说:“我不认为他指的是加拿大。”

  肯尼还在自己推特(Twitter)嘲讽“陈国治是加拿大官员,为何不断背诵中国政府的论点?”

  前加拿大驻华大使马大维认为,加拿大的当选官员在和选民交流时最好不要完全用外语。这样做一方面让大多数加拿大人无法了解他们的观点,另一方面,这就象是在“对外国政府施加政治影响开启了大门”。

  陈国治发声明忠于加拿大

  6月9日,陈国治开腔回应《环球邮报》的报道时声称,他自从控告该报诽谤后,《环球邮报》一直对他作负面报道,他现正收集有关资料,交由其律师修改诽谤案的索赔原因,以一并诉诸法庭,目前该案仍正在排期聆讯。

  陈国治表示,《环球邮报》报道引述肯尼的说法,被指在一些华人社区活动高呼“袓国万岁”口号。陈国治回应称,记得在肯尼出任移民部长这段时间,他与肯尼同时出席华裔社区聚会只有十多次,他自称在出席的场合一定被人前呼后拥,不会有高调的时间。陈国治说,出席任何场合亮相或演说,从来没有慷慨激昂或舞手动脚,也从来没有在这类场合中大声吶喊。他不知肯尼说亲眼目睹的是在哪一个场合。


  陈国治在Facebook发声明,表示忠于加拿大


  陈国治9日就此事公开发出书面声明,称读到《环球邮报》有关报道,令他感到愤怒。他在声明中声称,该文标题和解读都是虚假,指他为中国人权记录辩护,是恶意的曲解。而指责他将外国的利益凌驾于加拿大或安大略省之上,更是荒谬和诽谤。陈国治又指《环球邮报》持续的一系列行为,诋毁他多年的公共服务及对加拿大的忠诚。

  陈国治在声明中重申,他是加拿大人,和其他新加拿大人都深爱这个国家,忠于这个国家。

  专访陈国治:四十年来的问题

  近日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访问加拿大,在举办媒体发布会的时候,与加拿大记者问答过程中谈到人权的问题,引起了各方评论,记者就此采访了陈国治,请他谈谈对此事的看法。

  陈国治说,西方和其它国家,向中国发问人权问题,由中国改革开放第一天到现在,大大话话,已经问了四十年。不是什么特别,新鲜或突然跑出来的议题。既然四十年都问同一个问题,那我们就看一看这四十年间中国人的人权究竟走了多少路,经历了那些沧海,踏上了那些桑田?

  陈国治说应该从民生的角度去看人权问题,人权的进步与民生的进步相辅相成,是挂钩的。最好的例子,莫如多伦多星报上星期的一个报道:四川省有个悬崖村,小孩需爬藤梯攀岩上学,为减少风险,小孩每两周才能回家一次,因为爬崖极其危险,悬崖峭壁,稍有不慎,孩童就命丧悬崖。孩童的人权是求学,可能的代价是生命!所以人权涵义很广,但生存权和保障民生,是人权重要的一环。四十年前中国致力于解决人民的温饱,满足人们的基本生活,四十年间中国社会的发展由生存型向发展型转变,在经济、教育、医疗、留学、移民、旅游、生活品质四十年来发生了“天荒夜谈”的变化。

  四十年前和四十年后

  首先是交通工具,陈国治说他差不多四十年前到中国的时候,满大街跑的是人力车,上落十排以上,不知怎样走过马路。上个月再去中国,也是不敢在大城市过马路,不同的是,马路上车往来都是汽车!截至2015年底,中国私家车占有量已达1.24亿辆,其中汽车驾驶人超过2.8亿人。民生进歩了。

  国民经济,四十年前中国国民经济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1978年轻重工业比例为43:56,轻工业产品严重匮乏,四十年后,根据官方2015年数据,中国的国民生产总值超过十万亿美元。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第一大农业国和第二大服务业国,同时也是世界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在过去三十年来中国GDP年均增长率近10%。中国是也是世界最大贸易国。民生丰富了。

  陈国治继续说,出境旅游,四十年前出国旅游,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说想都不敢想,一是没钱,二是政策不允许,四十年后,中国出境游从以前的“一生一次”到现在的“周末出国”,2014年出境人数首次突破1亿人,海外旅游消费2014年1648亿美元,振兴当地的经济,美国旅游协会主席罗杰道描述更形象,他称中国游客是“会走路的钱包”。据统计,中国过亿的出境游客为世界旅游业的增长贡献达到19.62%。民生精采了。

  留学移民,四十年前能把下一代送出国留学的家庭在中国的当时是凤毛麟角的,要不大家族,要不公派留学生,移民那个时候似乎还没有这个字眼,四十年后留学和移民已经“飞入寻常百姓家”,过去的四十年间中国国门大开,留学、移民和海归,走出中国门和走回中国门都很方便和自由。目前海外华侨华人总数约为6000万人,目前在加拿大的中国留学生数量已达8万人。民生自由了。

  陈国治说,仅仅举以上几例来看中国过去四十年的发展和变化,还有医疗、教育、国民的生活水准,中国飞跃式的发展、致力于提高民生水平,导致中国人权这个话题变得更宽阔和多层次的变化。王毅外长让记者去中国问问中国人,亦给陈国治带来了一个回忆:在2010年陈国治和前省长麦坚迪访问中国,和中国前外长杨洁篪会谈,杨外长亦建议他们和普通百姓谈谈人权。陈国治话,其实不用跑到中国去问中国人,加拿大有8万个中国留学生,记者们大可向这八万'大军'发问,毎人问个清楚,问他们对中国民生民权的感受,做一个调研统计。当然还可以问问来加拿大旅游的中国游客。

  陈国治告诉记者,四川悬崖村民渴望一条安全道路,生存是他们面临的人权。每个国家,每个民族,人权的起点不同,发展的速度和过程也有别,秉承开放,善意和发展的眼光去看,未来可期。

  观察者网综合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环球邮报、陈国治官方微信等报道。
实习编辑:罗丹
网友留言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