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不力致事态恶化 毒跑道十多年前已有预警

  大公网湖南频道讯 监管不力,致事态恶化,“毒跑道”背后是劣质品盛行、低价中标、违规施工、标准缺失、验收不严,相关环节监管形同虚设。

  从新疆到东北,从内蒙古到深圳,近两年来,校园“毒跑道”事件层出不穷,学生家长怒发冲冠……集中爆发的校园“毒跑道”事件已经成为一个全国性事件,而其产生的根源之复杂、持续时间之长、涉及地域之广、带来危害之大可能超乎想象。

  记者调查发现,“毒操场”“毒跑道”之所以一路“绿灯”查不出来,其背后是劣质产品盛行、低价中标、违规施工、标准缺失、验收不严,相关环节的监管形同虚设。

  而在十年前,有媒体就报道过毒跑道,但是由于无现实案例,加上各种监管不力,导致如今事态更加恶化。

  焦点1

  场地为何“五毒俱全”?

  市场蛋糕大,不具备资格的企业也参与进来致质量低下

  广东省体育设施制造商协会副会长、长河集团董事长赵文海透露,劣质的聚氨酯塑胶产品可谓“五毒俱全”。

  近些年来,中国学校体育蓬勃发展,市场蛋糕大了,很多不具备资格的企业马上“杀进来”——聚氨酯厂商里,国际田联认证的全国有十几家,中国田协审定的也是十几家,但实际在做的有数千家。

  聚氨酯是目前市场占有量最大的传统型材料,占了目前国内市场的95%,目前出问题的跑道、操场都是这一类型。

  根据记者调查,业内人士对于“毒跑道”产生来源的说法并不完全统一。这是由于聚氨酯跑道需要的原料多,生产铺设环节也比较多。基本原料是聚氨酯双组分(A、B)胶水,施工时按一定比例将A、B两种胶水混合,并加入黑色颗粒,铺设过程中还会使用溶剂。由于使用的双组分胶水、黑色颗粒和溶剂涉及多种化工材料,几乎每个部分都有出问题的可能。

  不过,在去年到今年的许多案例中,许多学生的一个突出表现是流鼻血、咳嗽和皮肤过敏。赵文海表示,这应该是游离TDI(甲苯二异氰酸酯)造成的。

  据广州同欣体育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化学博士陈晨介绍,目前聚氨酯跑道普遍是TDI型,其胶水A成分是聚醚和TDI反应形成的预聚体,如果反应不充分就会有游离TDI存在,对人体产生危害。TDI被国家列为职业高级危害的化学物质,是有毒致癌物,对眼睛、呼吸道和皮肤都有刺激。

  焦点2

  毒跑道如何进入学校?

  市场混乱,监管不力,招投标把关不严,招标唯低价是取

  目前的学校塑胶场地建设招标环节,往往标准就是“低价”。

  重庆某区一位教育部门干部介绍,当地有120多所中小学校,40多所各级校园足球特色学校,除了近几年新建的十几所学校有标准场地外,其他学校的场地都需要改扩建。不算征地成本,一个配备有看台等附属设施的标准塑胶操场每平方米的成本约600元。近几年,当地每年在学校运动场地改扩建的投入数千万元,资金压力很大。

  较少的投入加上招标唯低价是取,严重影响校园操场的工程质量。

  据介绍,性能好又安全环保的塑胶跑道价格应该在280元/平方米以上,但实际上的招标价格少于150元的比比皆是。同时,现实中往往是大型企业中标后,再转包给中间人或制造商,形成层层转包。最后只能通过偷工减料或使用劣质原料来保证利润。

  这种低端、有缺陷的产品有着无可比拟的价格优势,在一切靠价格说话的招标之后,有全套管理制度和认证系统、有研发能力和检测手段的企业产品反而面临被取而代之的窘境。

  一位生产人造草坪的厂商表示,由于市场混乱,监管不力,招投标把关不严,这种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在相关行业里十分典型。

  焦点3

  施工,还是施毒?

  过低的价格带来劣质的产品,也带来劣质的施工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施工承包人介绍,目前都是低价中标,有的经过几道手层层转包,到实际上的施工方手上已经利润很低,只能用劣质原材料。

  “以前投标需要体育场馆施工专业承包资质,2014年底这个规定取消了。现在招标会招建筑商来,房建市政大企业中标,又转包给其他公司。目前这个行业陷入恶性循环,价格越来越低,转包的越来越多,品质越来越差。”陈晨说。

  2001年,建设部(现住建部)制定发布体育场地设施工程三种级别承包资质,塑胶场地工程需由专业资质企业承包建设。这项规定于2014年被取消。中标企业在中标之后,招来的施工队伍并不一定具备专业资质,施工过程存在不少瑕疵。

  利润空间很低的中标价格,鱼龙混杂的施工队伍,造成施工过程中的违规添加。赵文海表示,为降低成本,不少施工方在铺设工程中大量添加苯类等有毒物质。

  陈晨认为,聚氨酯跑道的一个突出问题是“不好控制”。即使原材料商卖出的双组分胶水、黑色颗粒等都是合格的,工程商仍然有可能在施工时不严谨导致出问题,或为了降低成本加入其他垃圾材料和有害物质。

  焦点4

  “毒跑道”为何检不了查不出?

  相关标准制定和修订滞后,无法完全保证塑胶操场、跑道质量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没有严格对口的安全环保方面的强制标准,一些跟招标方关系好的工程商,就会建议对方把自己手中已经满足的标准列入招标条件,达到自己中标的目的。

  严格来说,在聚氨酯跑道铺设的施工前、中、后都要进行检测和监督。但在招标、施工环节相继“沦陷”后,最后的验收环节也多半是走形式。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施工承包人透露,只要铺得平整,视野效果好,质量方面甲方一般也不会说什么,验收基本都会通过,不用送检。

  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地教育局分管基建的副局长坦言,2015年之前,塑胶跑道的工程验收从未包括甲醛、苯、二甲苯等有毒物质检测。2015年,江苏等地相继曝出“毒跑道”事件后,各地增加了塑胶跑道挥发成分的抽检。

  业内人士介绍,校园操场建设目前普遍使用或适用的两项国家标准规定了苯、甲苯和二甲苯、游离甲苯二异氰酸酯(TDI)、重金属(铅、镉、铬、汞)这些有害物质的限量。

  赵文海认为目前国标已经“不够用了”,比如对于氯化物、TVOC(总挥发性有机物)等有害物质没有规定。

  陈晨说,这些年来,由于监管不力、归口管理模糊、片面追求低价、没有对口强制标准等问题,情况比以前更加恶化了。“确实需要警醒,并进行严格监管。”

  更为重要的是,在多地出现“毒操场”事件后,却鲜有人被问责。“最后说来说去都是材料的事,招投标本身没有追责,违法成本太低。”一位业内人士说。

  焦点5

  早有预警为何堵不住漏洞?

  无检测标准和专门机构,无集中爆发的案例导致问题被忽视

  记者调查发现,早在2003年底,就已经有专家提出TDI聚氨酯跑道的危害。当时有媒体称,中国室内装饰协会室内环境监测中心确认,TDI生产的材料,在炎热或强光的条件下,会有TDI气体释放出来,对人体有很大危害。此事引发了媒体的广泛报道。

  但随后华东理工大学材料与工程学院、中国田径协会田径场地人工合成面层检测实验室提供的调查结果显示,TDI塑胶跑道无毒。

  当时报道就提出,无论有毒无毒,焦点在于:“我国目前还没有关于校园塑胶跑道的化学毒性检测标准和专门的检测机构,在建造过程中,单靠学校检验以达到环保要求很不现实。”

  陈晨表示,当年此事确实在业内引起了关注和讨论,但由于当时还没有目前这种集中爆发的案例,导致问题被忽视。

  然而,十年前就在说的事情现在进展依然缓慢,加上各种监管不力,事态更加恶化。

  炎热的夏天还没有结束,关于“毒跑道”的风波、议论和追责并没有结束,也不应该结束。

  编辑:覃琼
网友留言文明上网理性发言,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0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