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韬是岳麓书院第一任山长》续补

编辑:guyue 发布时间:2021/2/20 17:22:10 来源:大公湖南

一、我为什么研究这个问题


2003年7月,我的挚友著名男性病专科主任医生、教授喻喜春先生来信:宁乡喻氏初祖喻韬是岳麓书院第一任山长,我仔细研读了他寄来的喻氏十三修族谱的部分复印件,觉得还须进一步找资料才能证实这个问题。2004年, 我趁春节回宁乡横市镇探亲,走访了喻石秋、喻泽芳诸家,他们把收藏在楼阁、已尘封的旧谱取出来给我阅看,我获得了十三修以前更老的资料。我回到岳麓山又到湖南图书馆、湖南师大图书馆广泛地搜寻资料,稍有所获。喻喜春教授后来又给我来信,说他已把给我的资料寄给了岳麓书院......于是我等待岳麓书院将研究成果公之于世。其间,我出国探亲一年多,2008 年归国以后仍未见有新的信息,我不想把已有的资料秘藏,于是抛将出来,期与社会共同利用。于是发表了《文史拾遗》2009 年第一期的那篇拙文,但后来仔细看还嫌语焉不详,其中年代又有个别差错,对此,我有责任加以补充和纠正。


1.4.jpg

图片源于网络


二、岳麓书院创建时间


据有关学者研究:岳麓书院创建的时间,至今还是一个大悬案。有三说:1.书院创建于唐末五代的憎人智璇及某一借人;2.“实创建于刘鳌”,刘鳌何许人也?不详; 3.宋开宝九年(公元976年),尚书郎朱洞任潭州太守时,创办岳麓书院(参看杨布生《岳麓书院山长考》前言)。《辞海》所说“宋开宝九年(976年) 潭州太守朱洞所建",就依这第三说。


现在发现《喻氏族谱》一修谱序又有一说:“宋乾德元年癸亥(公元963年),大守朱公洞来师潭州,始创岳麓书院。”它比前一说提前了13年。可不可以讲这是第四说呢?我认为是可以的。因为它是南宋咸淳十年甲戌仲春月的说法,那是公元1274年,距今735年了。


三、岳麓书院首任山长


《山坑喻氏十二修支谱》(祀先堂)(民国十六年丁卯,公元1927年)载:


喻韬“一名韬,字楚琼,一字子琼,号德彰,行第四,江南人(宋初江西属江南)。后梁贞明二年,丙子,十一月初十寅时生,世居袁州萍乡。晋天福三年(公元938年)南乡举,周世宗时官温州永嘉县时。宋太相建隆二年(公元961年) 进士及第(省县志作四年),举明经,授文林郎,次除潭州教授,朱洞来守是州,奏公兼岳麓山长,创建书院。经始有功,先贤堂给遗像祀之。......在官时,江南主李煜暴虐,故乡庐舍皆被兵燹,无心归里,遣仆雷宰相宅宁乡。厥后解组来宁,道卒益阳高凤岭。雷宰随二世祖文义,扶葬皇恩洞折同林。”


此谱上还有喻祺撰写的《遗像赞》:


“明明我组,读书成名。克昌厥后,继继承承。学优则仕,代不乏人。尚祈阴相,大振斯文。”


喻氏族谱还有论载:


岳麓开创之初,韬祖原与有力。是时太守朱洞奏辟公为岳麓山长兼教授,卒后入祀先贤堂。宋德隆盛,尊礼贤士,独有千古。迄今茔域旧址名为皇恩洞。韬公山,犹张南轩先生入祀孔庙,葬地名官山也。


《泉田喻氏族谱》(见 yahoo搜索):


喻韬“晋天福三年应乡举,周世宗时任温州县尉。宋太祖建隆二年(公元961 年)成进士,并以明经辟举潭州教授,兼任创建岳麓书院”。


《喻氏族谱*修谱序》(南宋咸淳十年 ,公元1274年,喻浩撰):


“韬字德彰,一字楚琼,垅皋、南岸两房一派祖也。宋建隆二年进士,膺辟举,授文林郎,官潭州教授。..... 乾德元年癸亥(公元963年),太守朱公洞来师潭州,始创岳麓书院。我祖共襄厥成,遂辟公为岳麓山长兼教授。至宋开宝七年(公元974年)甲戌与子文义挈家来南村,是岁卒......宋淳祐、宝祐年间,子孙为潭州学,见先贤堂有韬公遗像题讫(记?), 可知岳麓创建之初,我祖经营有功,教泽无穷,后来以先贤祀之宜也。”


《喻氏十三修族谱》首卷有一篇《源流记》,所记大体和前面所举相同,不过有一些细节的记载,也摘录如下,以资佐证。


“韬,字德彰......幼能文,二十四岁举于乡,值五代离乱,不仕。周世宗时为永嘉县尉,宋建隆四年(公元963年)进士及第,授文林郎,潭州教授。后为兵乱,萍乡屋宇被焚,公遂无意还乡,亦无心仕宦。遂遣家人雷宰择居郝家洞,因其时无官交代,仍留任六年。乾德初(公元963年) 主办岳麓书院,公被任为山长兼教授,宋开宝七年(公元974年)韬公以疾卒于益阳高凤岭,雷宰随同文义公及庄客等人扶柩安葬郝家洞(今皇恩洞)”。


我上面举了四个材料,措辞不同,但大体意思都说喻韬是岳麓书院的首任山长。我认为第十二修谱的说法是可信的,其他几项材料的主要意思和十二修是一致的,所以也是可信的。


第十二修谱为什么可信呢? 1.我亲自看到持谱人喻泽芳从他家的楼上将谱取下来还是尘封的; 2.十二修谱的序言是民国十六年丁卯盂夏穀旦撰写的,说明此谱是这个时代撰修的; 3.此谱的版本是宣纸,木刻活字印刷。由此看来,从时间和地点,以及它的主人、版本,都没有虚假可言,压根儿没有要造一个虚假的信息来光宗耀祖的意图,是足信的,可信的。


四、余论


写完上面的文字,我掩卷思之,觉得“喻韬是岳麓书院的第一任山长”的论证,是站得住脚的。就跟目前的权威著作《岳麓书院山长考》(杨布生著,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1986年8月)来比较,也是可信无疑的。杨著中个别的还有待进一步论证。如该书111面说:


吴尧山任岳麓书院山长的资料来源,仅见于《善化县志》的一句话:“ 黄玉聪......为文清折奥衍,不落恒蹊。下帷岳麓书院,山长吴尧山独器重之。”


又该书120面说:


“黄氏任岳麓书院山长的材料来源仅见于《零陵县志》中的一句话:高倬肄业岳麓,巡抚杨锡绂、山长黄明懿数湖南才子,谓高倬为第一。 ”


类似的例子还可以举出来,但不用多举了。


由此可见,把喻韬作为岳麓书院第一任山长的论断是可以成立的,是信而有证的。特在此次抛砖引玉,祈请方家指正。


(作者:秦旭卿,今已93岁高龄,仍笔耕不辍,系湖南省文史馆馆员)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大公湖南”或“大公网湖南”的所有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大公湖南”,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云标签 点击对应标签查看更多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

  • 广告

阅读排行

专题锦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