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江山红遍⑫】为攻艰脱贫,她扎根偏穷山区县长任上9年 ——访绥宁县委副书记、县长罗玉梅

编辑:guyue 发布时间:2020/12/22 16:30:05 来源:大公湖南

绥宁,地处云贵高原东部边缘、湘西南边陲,地僻山高,是武陵山集中连片贫困地区。受千百年来的贫穷落后及地理位置的影响,物产丰富、神奇秀美的绥宁,在党中央提出“精准扶贫”之前,不到40万人口的绥宁县,共有贫困村85个,建档立卡贫困对象15873户56736人,贫困发生率17.4%。


2014年以来,绥宁县委、县政府全面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重要论述精神,把脱贫攻坚作为头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围绕“扶持谁、谁来扶、怎么扶、如何退”,坚持标准,精准精细,和全县人民一道,发起了消灭绝对贫困的总攻。


功夫不负有心人。蹄疾步稳,精准发力,绥宁交出了精准扶贫的优异答卷。2018年,绥宁县率先实现脱贫摘帽;2019年,85个贫困村全部出列;2020年,15873户56736人全部脱贫。预计2020年,全县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2276元,比2014年6592元增长86.2%,年均增长10.9%。


值此脱贫攻坚收官之际,循着足迹,大公网湖南频道记者采访了绥宁县委副书记、县长罗玉梅。2012年初至今,罗玉梅在绥宁县深耕近九年时间,与绥宁结下了不解之缘。付出了辛劳,甚至在一些贫穷地方、贫穷家庭流下了热泪,见证了绥宁自精准扶贫以来的蜕变,也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许多感人故事。


6.1_副本.jpg


留任的背后是一颗高度负责的心——


绥宁县属典型山区县,山高林密,沟壑纵横。往绥宁县采访,一路驱车赶过去,虽然有高速公路直达县城,水泥路四通八达,却也多是在群山之间穿行,弯弯绕绕,进入绥宁区域后,就算是高速公路,也只能在80公里之间,从长沙到绥宁县城需要将近五个小时的车程。


“过河靠摆渡、进城靠步行”是绥宁县数十年前交通面貌的真实写照,现在虽早已不见泥泞小路,但相比其他地区,绥宁的交通条件仍然落后,限制了绥宁人出行的脚步,也限制了县域经济的发展。


“这个地方实在太偏远了,出去一趟至少要坐两个多小时的车,去坐高铁飞机也需要先坐两个小时汽车中转。”绥宁交通条件的滞后,是绥宁县千百年来贫困的重要原因,也是罗玉梅在这工作近九年感触最多的地方。


“对于坐车,我现在还有一些惰性,好不容易出去一趟,就想着要把外面的事情全部搞好,免得来回坐车,身体难受。”工作久了,奔波多了,罗玉梅的身体情况也明显有了变化,肩、颈椎、腰椎问题慢慢出来。罗玉梅玩笑地向记者说道,外出办事成为她最“怕”、也是最想要一气呵成办好的事情。


其实,一开始,罗玉梅也没想到,在绥宁县长这一岗位,能做这么长时间,这在共和国成立以来,应该也算是罕见,并且还是女县长。早在2016年,县委换届年,罗玉梅本有机会提拔或调动,但由于湖南有关“脱贫攻坚期内保持贫困县党政正职稳定”的政策要求,让罗玉梅扎根在了这片土地。


“我们当干部只需要考虑自己的工作,服从组织安排,不要去考虑个人去留。”续选县长之前,心里还是有些许情绪;续选任县长之后,因为责任,罗玉梅的心也随之安定在了绥宁,宁静了下来,少了过去的某些浮躁。“我把在这里的每一天,都当做我来的第一天,充满激情、带着感情的投入到工作中,不带任何负面情绪。也把每一天当做最后一天,更应该高度负责,立足于县长这一本职岗位,干好本职工作,尤其是脱贫攻坚的这一场硬仗,必须要打赢打好,担负起这一历史使命。”罗玉梅向记者讲述道。


一眨眼,近九年时间,爬遍了绥宁县的每一个山山角角、踏遍了绥宁县的每一个沟沟坎坎,见证了绥宁县贫穷落后中的苦难心情,绥宁县的脱贫攻坚战终于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迎来完美收官。罗玉梅作为这个偏远贫困县的女县长,面对接下来的各级层层考核,充满信心。说着说着,罗玉梅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6.2_副本.jpg


贫困户的处境曾让她不知所措——


“精准扶贫”国策提出之前,绥宁县有85个贫困村,15873户贫困家庭,贫困人口将近6万。当罗玉梅下乡走访贫困户时,映入眼帘的常是他们满面的愁容,这让罗玉梅的内心无比沉重,脱贫的压力一直压在心头。


其中,罗玉梅的一个帮扶对象吴作忠,他的女儿得了红斑狼疮,20多岁了,生活却不能自理。红斑狼疮这一被称为“不死的癌症”的疾病,不仅让她承受着身心痛苦,也让整个家庭陷入灾难中。吴作忠本身也是有轻度残疾,女儿的患病又导致他妻子急出了心脏病,一家子生活来源,全靠他的儿子一人在外打工,但由于没有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工作不稳定,收入微薄。破烂的房子,四处漏风,家里不但一贫如洗,且负债累累。


“像这样的家庭怎么去帮助脱贫呢?治病昂贵的医药费是不能断的,最重要的是,家庭劳动力缺乏。”刚看到这一个家庭的实际情况后,罗玉梅流下了眼泪,且不知所措。“当时我们去走访的时候,吴作忠的老婆谈起家庭的情况,忍不住一直在哭,他女儿就躺在一个破旧的沙发上面,让所有在场的人内心十分难受。”回忆起吴作忠家过去的情况,罗玉梅仍忍不住的揪心。


硬着头皮也要上。罗玉梅首先帮助吴作忠的女儿和妻子来到长沙做了一个彻底的检查,根据医生专业的指导,用药物减少病痛的折磨,再用中药来持续治疗,给其家庭带来了些许温暖。随后又给吴作忠和他儿子在县里的工业园介绍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有了稳定的收入来源后,这个家庭的情况逐步好转,一家人的心情也逐步好起来,吴作忠妻子的心脏病也很少发作了。


 “现在去他们家走访,他们都会露出笑容,热情的招待,与大家交流时满怀感谢,让我看着也很高兴。”罗玉梅说,尽管没能完全解决好吴作忠女儿的疾病,但因为父子俩有了稳定工作,有了稳定的经济收入,房子在政府的帮扶中,也修建一新。一直被阴霾笼罩着的这个家,脸上终于有了阳光,有了希望。


在绥宁,像吴作忠家一样贫穷的家庭,不在少数。 


通过扶贫走访,以及这几年的深入的沟通和交流,罗玉梅也与老百姓建立起了深厚的情谊:“老百姓其实都是非常淳朴的,一过去还会拉着你的手,跟你说说这说说那,聊聊家常。” 


纵然过程曲折,但罗玉梅始终相信脱贫攻坚这个任务一定会完成,人民群众的生产生活水平会逐步提高,全县的产业发展会越来越好。抱着这一信念,罗玉梅一直在朝着脱贫的目标前进。


6.4_副本.jpg


辛酸和汗水成就巨大改变——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尽管这么多年付出了无数辛酸和汗水,但绥宁县的脱贫攻坚取得了飞跃进展。现在,绥宁县的基础设施全面改善,老百姓的口袋有了稳定的收入,全县人民生产生活水平逐步提高。 


谈及脱贫攻坚过程中的苦与累,罗玉梅感慨万千。“当初在脱贫攻坚工作过程中,其实也有很多老百姓不理解的,甚至还有许多就愿意当贫困户,当懒汉,靠政策来来养活自己。通过一段时间的帮扶,在扶贫干部队伍的精心指导、劝导下,通过和群众、贫困户打交道,宣传各项政策,才逐步改变他们的观念。正是有绥宁县这一群甘于扎根基层,立足基层、服务群众,任劳任怨的干部,才有了绥宁县率先脱贫的蓝图。”罗玉梅说,若不是这一股股强大力量的支持,脱贫攻坚也不会取得如此成就。


随后,罗玉梅又将大家的功劳都细数了一遍。“之所以脱贫攻坚战能够打赢打好,一个是得益于党的坚强的领导,第二个是得益于人民群众的积极参与,第三个是得益于党领导下的优秀干部队伍。”从上至下,一级抓一级,一级带着一级干,为脱贫攻坚工作注入了强大的动能。


从罗玉梅的言语中不难体会出,历史机遇落在这一代人身上,能够担负起任务,完成历史使命,对于这一群人来说,是光荣和自豪的。现在,绥宁县的老百姓住上安心房,喝上放心水,穿上新衣服,踏上水泥路,兜里有了可支配的经济收入。也让我们看到了,绥宁县的致富产业正焕发出勃勃生机,农村面貌焕然一新。


“回想起九年来的历程,个人虽然也感觉到有心酸疲惫,但在看到老百姓脸上是满面笑容后,都全部化解了。过去,到哪里,都是听到诉苦的声音,愁苦的面容;现在走到哪,都能听到老百姓感谢的话语,满脸的笑容。”回顾九年来的工作,看到绥宁县脱贫攻坚路上的种种变化,罗玉梅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我经常与他人说,我和绥宁的缘分太深了。”除了自己的老家邵东,罗玉梅就是在绥宁待的时间最长。罗玉梅也做到了初来绥宁时,朋友与她说的约定。“你要像爱自己的兄弟姊妹一样,爱上绥宁的干部、同事,要像爱自己的父母一样,爱绥宁人民。”3000多个日日夜夜,她早已把自己当作绥宁的一部分。


6.3_副本.jpg


新的起点再出发——


脱贫摘帽不是终点,而是新的起点。脱贫攻坚之后,乡村振兴如何接续?这是罗玉梅现在着力思考的一个问题。“没有脱贫攻坚,就没有乡村振兴;乡村不振兴,脱贫攻坚就不可能巩固。”罗玉梅如是说。


“乡村振兴第一是要产业兴旺,每个乡村一定要有产业做依托。只有产业兴旺了,农民才能有好的就业、高的收入,乡村振兴才有强大的物质基础。”罗玉梅介绍,乡村建设一直在摸索,也有了一些好的做法。比如,东山乡的特色红提产业,目前每年产值可以达到8000万,带动群众脱贫致富,走上了乡村振兴之路。“通过抓产业,以农村合作社的形式,可以让较为松散的农民队伍组织起来,让农民的力量汇聚到一起,加强对农民专业技能知识培训,让他们有一技之长,体面的工作、体面的收入、体面的生活。”


然而,老百姓想要发展,想扩大产业规模,手中资金却是一大问题。“产业是好产业,也有一颗想创业的心,但没有本钱怎么发展?”罗玉梅随之思考如何把金融政策用到振兴乡村的事业上去。“金融政策不仅仅是放在城市建设上,也可以面向广大的农村,面向广大的农民,面向广阔的农村土地和农村产业。”


“只要给予一点支持,就能够发挥很大的作用,就好像给一点阳光雨露,他能够健康成长。”罗玉梅说,重点扶持各类产业的发展,实际上也是在两手抓,一手抓物质文明,一手要抓精神文明建设。物质文明是基础,必须有基础才好抓乡村文明建设,从精神层面上面提高农民的文明程度。


除此之外,绥宁县独特的地理位置和丰富的原生态环境,也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在乡村全域旅游如火如荼之际,绥宁县通过发展旅游,让当地老百姓受益良多。“比如,绥宁著名的黄桑景区,那一片有70来家民宿和农家乐,一家一年的收入平均能在50万左右。而在过去,这简直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了。”对于绥宁的旅游产业,罗玉梅抱着极大的信心,相信旅游事业一定能够发展起来,也为此一直在付出心血。


“我坚信绥宁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会逐步提高,绥宁的产业发展会越来越好。让我们站在新的起点,一起踏上新的征程。努力在建设生态经济大县的道路上实现新的突破,共同描绘绥宁美好的明天。”罗玉梅坚定地说道。(文/大公网湖南周汝洁 孙慧 刘巧雄)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大公湖南”或“大公网湖南”的所有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大公湖南”,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云标签 点击对应标签查看更多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

  • 广告

阅读排行

专题锦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