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话”知青

编辑:初夏 发布时间:2021/4/18 16:10:26 来源:大公湖南

  上世纪六十年代起,“知青”这个名词进入中国人的话语词汇,今天许多六十岁左右的人,内地大概有一千二百万人都曾经当过“知青”。然而,直到今天,这批“知青”快走完人生的路程,直到结束人生之前只怕都无法弄清“知青”的定义。“知青”是什么?身份、职业、工种、职称还或者说是特殊行业?仔细一想,似乎都不像,也都不是。因工、农、兵、学、商,再就是车工、泥水匠、木匠、五级木匠、八级钳工、老车把式等,都是说得清,你懂的,就是说不清的工种包括江湖七十二行也可说一句;糊口!你还是懂的。可“知青”这东东,虽然我们这一代都知道是回什么事情,但不管怎么解释说明,都觉得不靠谱,不是那么回事。对此,曾有人用“复杂的问题简单解释”来说明:“知青,顾名思义,知识青年的简称”。但仔细一想,似乎更不靠谱。知识青年,一般指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且不说那个年头的“知青”非但没受过高等教育,而是“学制要缩短”的初中、高中生,也是批“知识越多越反动”后,躁起交白卷、反潮流,几乎没读多少书的年轻人,谈不上知识。最主要的便是,即使是有知识的青年,如残疾、独子、“身边留一”留城的、当兵的、直接进工厂或开后门找其他工作的,却都不叫“知青”,因此,不能算知识青年的简称。


  那么,“知青”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呢?首先要从“知青”最早产生的萌芽时期说起。自1955年报载河南省郏县 <http://baike.baidu.com/view/77966.htm>大李庄乡的一批中学毕业生回乡参加农业合作化运动 <http://baike.baidu.com/view/218945.htm>,到1960年,知识青年下乡处于试验阶段,规模很小。那时候的知青基本是指原为农村户口毕业后又回到农村。对于这个萌芽阶段的知识青年,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社会上就公认不是“知青”,而是叫“回乡青年”。因此,萌芽阶段的不是“知青”。


  再探源便是“知青”的初级阶段了;1964年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动员和组织城市知识青年参加农村社会主义建设的决定(草案)》以后,中央成立了“知识青年下乡指导小组”和安置办,各地区也成立了“知识青年四个面向办公室”。即;面向农村、面向边疆、面向工矿、面向基层。但到后来的六五届初高中毕业的青年安置时 <http://baike.baidu.com/view/760575.htm>,其实已经只有两个面向了;上山下乡。这批初级阶段下放的被称之为“老三届”(1966-1968年),“新五届”(1969-1973年),叫上山下乡“知青”。


  1973年底,“四个面向办”正式改名为“知青办”,这之后便是“知青”产生的高潮阶段,上山下乡的两条路没了,只一条道;下放。当然,下放的具体政策也明了;给一年的口粮和安置费。我们湖南益阳市的政策是;四百八十元钱五百四十斤粮票,另加一床蚊帐、两根帐篙、一只铁桶、一口木箱与一个搪瓷脸盆的指标。也就是说,从1974年到1978年,这五年之内的“知青”,似乎定义是;城镇户口、年满十六岁的城市青年,除残疾、独子、“身边留一”之外,一刀切都要下放。这既是“知青”完善的规范,也是“知青”最密集最多的一个时段,但是,这并不是“知青”的诠释,因它没把“四个面向办”时期的知识青年包括进来,且国家政策也没有“知识”的要求了,下放的只要求是城市青年。


  但如果把“知青”从1965年以后城镇户口“上山下乡”的青年统筹解释,却也不妥,原因是有三种情况说不清;1、文革中红卫兵造反派有“劣迹”的青年,如“打砸抢分子”、“炮打三红”、“高师”保皇派等。2、城市“清理阶级队伍”,单位“纯洁革命阵营”清洗出来的国民党“残渣余孽”、地主资产阶级的“孝子贤孙”、“二十一种人”的全家下放,其中本人甚至夫妻也是“青年”的。3、全家拖家带口下放的,如有四、五兄弟姊妹,其中哥哥姐姐有恰好满十六岁的,或许找上四个面向办开了“知青”证明,但接着来的弟妹,是在全家下放后的第二年、三年、四年满十六岁、甚至在农村出生的。


  这三种说不清的情况在四十年后还有人申诉上访,原因是要计算退休的“工龄”,可直接决定退休金的多少,当然,这些皮袢最终都以政府的红头文件批复解决了,但这样一来,“知青”的定义就更加说不清了。


  但我们是1974年下放的“知青”,算是说得清时段的,可为什么下放?我们当年“不知愁滋味”的时候,似乎一个比一个革命觉悟高,好像都说得头头是道;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所以要下放。拯救亚、非、拉受苦受难的人民。解放美国、台湾处在水深火热中的广大人民群众。支援全世界反帝反美革命人民的正义斗争。知识青年的下放,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知识青年到农村,是我党反修防修的一个重要措施。缩小城乡产别......。这些说清了的话,我们今天除了感到幼稚傻乎外,也同时感到那是一个多么愚昧捉弄人的时代,与上面那些冠冕堂皇的大话扯不上半毛钱的关系!


1.jpg


  最简单的原因就是国家因文化大革命的破坏,国民经济状况急剧恶化,而面对的一波又一波长大的城市青年无法安排就业,于是,便一律赶到农村去“充军”。这也是人类社会过去和将来都不会有的“新生事物”,好在下放的“少年不知愁滋味”,还说出那么多的“豪言壮语”出来。但梦醒之后?这就要看各自理解感受的看法了,或许,这些六十而耳顺的“知青”,到今天还有各自的看法,至少,也无法总结出一个共同的认识点,但对“知青”运动的总结,还是中央的红头文件最具权威;邓小平 <http://baike.baidu.com/view/1833.htm>在1978年曾说,国家花了三百个亿,?买了三个不满意,知青不满意,家长不满意,农民也不满意。对此,李先念还加了一个不满意:国家不满意。


  1981年10月,国务院知青领导小组起草了一份《二十五年来知青工作的回顾与总结》对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起因、发展、失误、教训等若干重大问题给出了基本看法。


  第一,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五十年代根据我国人口多,底子薄,就业难的国情提出来的,是我们党解决就业问题的一次大试验。


  第二,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本来是一个就业问题,但是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中,当成政治运动去搞,指导思想偏了,工作上有严重失误。


  历时近二十多年的城镇“知青”下放画上了句号。但“知青”到今天、包括中央文件都还是没说清楚是个什么东东,似乎用“失误的试验品”释义更确切些。


  一个失败的试验品,弄清名词的定义,有意义吗?然而,这个没意义的实验,对于每一个试验品,每一个“知青”来说,却是他们最美妙的青春年华,刻骨铭心的人生经历,终身难忘的情感情愫,回味无尽的甘苦记忆.....。


  尤其是当退休证拿到手,一方面感到的是轻松,但另一方面却感到是脱离树枝的黄叶,往后的日子就是这飘飘洒洒的落地过程,也就是这个过程,权、钱都逐渐看开看淡,但唯独看不破一个情,这个情,既有亲情、友情、爱情,但更多地是对人生倦恋的乡土人情,一种不舍的、挥不走抹不去的回忆,也是那种淡谈的乡愁,每当回到乡下或与乡亲老友相聚,在禾场的地坪里或餐馆的茶饭桌上,它从一枝烟雾中,一杯酒气中慢慢地升起,一丝一缕,凝结成形,逐渐的清晰,几乎触手可及,这,可能就是这落地黄叶最后的、难以流逝的乡愁……


  老汉  写在(邓亚龙乡愁)的前言。


  2021年4月中旬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大公湖南”或“大公网湖南”的所有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大公湖南”,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云标签 点击对应标签查看更多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

  • 广告

阅读排行

专题锦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