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人物(九):天下为工

编辑:古月 发布时间:2021/10/12 14:18:00 来源:大公湖南

1.2.jpg

唐端剑参加地方两会期间谈发展


天下为工这个标题,是我借用了唐端剑的书法作品。这幅字就挂在他办公大楼的楼梯间。字迹遒劲,字为毛体,如果不看落款,以为出自主席之手,几乎以假乱真。我十分欣赏这四个字。唐端剑告诉我,他这一生,就为践行这四个字。


开始,我对用这四字作为标题有些顾虑,担心审稿时通不过。人们都知道有天下为公,还没有人说天下为工,就是上世纪五0六0那个“天下为工”的年代,也没人提出来过。为此。我为这篇文章还备胎了一个副标题:我喜欢工匠的自已。我曾和唐端剑多次深谈,获知他一生痴迷建筑,用他自己的话说:这辈子天生就是做建筑的料。他对我说,一辈子追求的就是做一个真正的匠人。他还说,当下缺少的就是工匠和工匠精神。


我与唐端剑相识多年,但我从来没有写过他的只言片语。这次,获知娄底工商联拟组织编纂一本由中南传媒集团出版的《娄商传奇》,并在10月9日首个“娄商日”庆祝活动上首发。该书从传奇人物、传奇企业、传奇产业三个维度深度挖掘娄商的传奇经历和创新创业经历。唐端剑在应邀之列,利用赴长沙出差的机会,专程来找我,我自然乐意捉刀。


1.


我与唐端剑相处两个城市,他在娄底,我在长沙。平时,他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贵州、云南、广西的工地上,在我印象中,他没有哪天不是忙得晕头转向的。有次,我回娄底,约好见面聚聚,然而他一改再改见面时间,还自嘲说:做企业,变化往往比计划快,身不由己。我笑他,眼里只装着孔方兄。他怼我:文人要有胸襟。


我与唐端剑算是那种一见如故淡如水的君子之交,无论是家庭出身,兴趣爱好,或是个性中的迂腐及儒雅之气,十分地相似。我的经历酸甜苦辣都有,而他的经历比我还经典,五味杂陈。出生于1959年的唐端剑,已退休二年了,但退了休却不让他退岗。他提出退下来让年轻人来承担更多责任,企业员工居然说:唐董要是退岗,我们就全员下岗。


这句话已经不再新鲜。早在十几年前,员工们就经常用这种方式“逼迫”唐端剑就范。唐端剑硕士研究生毕业,专业是土木建筑工程。起初,他被外省一家建筑设计院聘为工程师。我敢说,唐端剑是那种情商智商极高、天赋和勤奋兼具的角色,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善于思考,最具备的优点是创新、兼容、传承,更能与时俱进。他能将古典建筑之精髓,融入现代建筑之中,形成他独创的作品。因此,他在当地建筑业中做得风生水起,成为行业中的佼佼者。


娄底市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在一九九二年将他作为高端人才引进来,但好事多磨,到次年,唐端剑才正式调入该公司,成为常务副总经理。俗话说,新官上任三把火,唐端剑却幽默对我说:烧了六把火。


客观说,九十年代的中国建筑业进入一个较大的发展期,各地建设公司风起云涌,各种建筑风格铺天盖地。当年有人说中国的建筑在大潮流之中乱了方寸,也有人肯定这是一种新时代的标志,然而,撇开这一切冠冕堂皇的说辞,丢失民族化和无主题化的倾向的确存在。“不得不承认,中国建筑的先天不足和后天畸形,一度走向极端。”唐端剑对我说。


这种状况维持了相当些年,但这是大环境,谁也无法改变。唐端剑想改变这一切,他毅然离开总公司,只身来到贵州分公司,从最基层开始做起。


到了贵州,他把副总经理的头衔丢弃一边,把自己等同于一名刚毕业的新人,整日混迹在泥沙瓦砾中。出墙报,刻蜡板,做调查,跑市场,探索当地人文风情,因地制宜精心设计具有当地民族风貌的建筑图纸,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功,得到了当地政府的认可,也获得同事们的信赖,企业一日比一日兴旺。


2005年,企业改制进入到一个成熟期,娄底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成功列入改制序列。老实说,唐端剑骨子里流淌的终归是文化人的血液,对出任改制后的负责人没有兴趣,他想做点自己喜欢的具体事。然而,从国企改成民企,谁当老板,不是上面说了算,而是股东和改制后留在企业的员工说了算。“我是被他们赶鸭子赶上去的。”唐端剑洒脱一笑,又说:“五十岁以下的人,全部选了我,五十岁以上的人,有些犹豫。”我问为什么,唐端剑说,理念。又解释,说整天与年轻人呆在一起,大家了解他,也就信任他。


就这样,唐端剑大姑娘坐轿,当起了董事长。不过,他上任前也提了一点要求,就是好坏他只搞一届。按照董事会章程,一届为三年,每年必须达到6%的红利。这一年,唐端剑大刀阔斧改革,推陈出新探索,结果,一年下来,利润高达46%。企业兴旺,员工高兴,董事会也有了更高的目标。年终,唐端剑开全体员工大会,问怎么分红。大家一致同意30%分红,16%用于企业发展。


不到三年,全体股东的股本全部还清,全公司人对唐端剑树起大拇指。三年后换届,唐端剑提出不再担任董事长。这下员工们比股东更急,首先出来反对。说唐董要是不干了,他们也不干了。全体股东也不同意,说唐董要是不参加选举,我们都撤资。董事会也要集体辞职。总之,各种各样的胁迫都有,目的只有一个,留住唐端剑。尽管这样,唐端剑不为所动。全体员工无计可施,只好天天往他家里跑,去缠他的家人。唐端剑没法,只好同意参选,自然全票当选。后来,四年一届,员工们干脆把所有家属也请来投票,结果,家属们意见十分统一。


在唐端剑的带领下,娄底建工步入稳定、良性发展,员工从200多人发展到1000多人,精神面貌与素质有了质的飞跃,一个崭新的娄底建工,屹立在湘中之滨,并从此走出娄底,走向全国。


2.


城市不应该是一堆钢筋水泥的堆砌物,一个现代化的城市应该是会“思考”的有智慧的城市。同样,建筑物也是如此。


这是我做《幸福长沙》深度报道时的观点,唐端剑十分肯定。有次,我谈到他在贵州做的精品工程《中国苗王城》时,他对我说过一句话:“做工程,首先是做文化,有了文化内涵,什么建筑物都是活的。”近年,唐端剑会运用互联网时代的新技术、新理念、新思维,以智慧支撑赋予建筑物内涵,让各种各样的建筑都能够“说话”;让物与物能够“对话”;让物与人能够“交流”。“这才是我想做的建筑。”唐端剑说。


物与人一样,必须要有情怀、有温度、有历史、有厚重。否则,那就是一堆没有生命力的堆砌物。唐端剑的《中国苗王城》,就是这样一个有温度的作品。前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在苗王城视察时,直夸有历史感,有厚重感。


唐端剑几次邀请我去贵州看看他的作品,我因凡事琐碎,一直没有去成。中国苗王城我也只是听他简单说了说,只知道由他设计并建设的新苗王城,是在原来古老石头寨子基础上,本着保持原生性、民俗性、功能性的原则,投资一亿元重新修建而成的一个旅游景点。其中大石牌坊、三座城门楼,百苗长廊、广场、神柱、景观吊脚楼、商铺等等,突出的是“精”与“特色”。精是建筑物的巧夺天工,特色是浓郁的原生态村寨与民族历史文化、苗族风情融为一体。


与中国苗王城一样,唐端剑个人的品牌,也是做出来的。


2007年春节前几天,贵州铜仁松桃县有一个300万元的反季施工的防洪堤要抢在汛期前完成,当地政府联系了多家建筑公司,因正值年关,工人们都回家过年去了,加上工程也不大,所以没有一家公司愿意承接。当时,唐端剑在业内口碑出来了,都晓得他做事先做人,重情重义。松桃县委书记想到了唐端剑,给他打了电话。如果我说唐端剑接到电话就答应下来,那是我不尊重事实,唐端剑没有那么伟大,他也要替自己的员工考虑。大过年,而且时间紧、责任大、造价低、任务重,他作为公司的法人代表,许多事是要全盘考虑的。


虽说谈不上伟大,但唐端剑是一个敢作敢为还不按套路出牌的人,他思考再三,觉得这个“忙”得帮。无论从职业角度,还是公司名声,远景发展,特别是对方说湖南人是天下最吃得苦最霸得蛮的一群人,触动了唐端剑内心深处蕴藏已久的某些东西。这么多年来,唐端剑就是凭着打硬仗拼命三郎的精神,才在建筑界打出来的。原建设部副总工程师骆中钊曾评价并送他一副字“建筑一郎”。


唐端剑连夜开会,统一思想,第二天,也就是大年三十,一百多人的队伍,40多台后八轮卡车,浩浩荡荡去了贵州。队伍过雪峰山时,因为下了大雪,路上结冰,车辆无法前行。唐端剑想尽了所有办法,还是过不了山。在这种极端天气下,员工中弥漫着“人奔家乡鸟归巢”的颓废,唐端剑看在眼里,果断决定绕道常德。到达松桃后,马不停蹄开工,就连初一初二也没有休息,工程保质保量提前完成。按照合同,提前完工有奖励,一算多达72万。这一次,唐端剑伟大了一把,他居然一分钱奖金没要。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当时松桃还是贫困县,沿路看到一些小学,破破烂烂,让松桃把这点钱投到学校吧。


唐端剑给了一本他亲自设计的单位用的日记本给我,在扉页上,他印上了这样一段话:君子先慎乎德。有德此有人,有人此有土,有土此有财,有财此有用。德者本也,财者末也。我知道,这话出自《大学》,大意是:君子应该首先注意自己德行的培养,“德”是每个人成长成才的前提和基础,一个人的“才”只有与“德”相匹配,才能称之为才。攻下松桃,不仅说明唐端剑具有的远见卓识,还能从中窥见他坚韧不拔以及敢于开拓的胆魄。这一战,也让松桃县被唐端剑雷厉风行的作风和担当的气概所折服,此后,改造松桃县委县政府办公楼工程,修建中国苗王城,建设世昌广场,松桃当时所有的基建项目全部交给了娄底建工。事后,唐端剑总结时,提出了“松桃精神”,并且把这种精神作为娄底建工的魂。


从此,娄底建工在贵州声名鹊起。瓮安、江口、荔波、六盘水等地市领导慕名前来参观取经,这些党政一把手亲自点将,邀请唐端剑去他们那里打造一些样板工程。唐端剑把“松桃精神”,嵌入当地历史文化,打造了瓮安县行政中心、渡江广场等系列工程。


我在参观唐端剑的陈列室时,看到了他修建福泉太极宫时拍摄的许多图像,我被照片中那恢宏庄严的气势震撼。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和他开了一句玩笑。我说唐董,你简直就是一个顶级的柔道高手。唐端剑一时没有明白。我解释说:四两拨千斤。唐端剑明白过来,他纠正我说:真诚为人做事更贴切。


如果说松桃是娄底建工起步之地,那么福泉,就是升级的大本营。2015年,唐端剑接下福泉古城,尤其是太极宫项目,这是一个比较难做的工程,它难就难在怎样才能把历史与现代恰到好处地融合起来。


福泉,贵州历史文化名城,为春秋时期古且兰国故地,历经2300多年悠久历史,文化底蕴深厚。以“一城一山一峡谷、一神一仙一福地”著称,是中国太极之都,养生福地。相传太极始祖张三丰从云南看望弟子沈万山返回武当山途中,见福泉山林木葱郁,山形奇绝,气灵境幽,站在山顶,只见群山环抱而来,山下的小河与平地形成一幅天然的“太极图”,遂在山上结茅为庐,建礼斗亭,朝拜北斗,得道成仙。


唐端剑告诉我,太极宫及配套工程的设计及开发,他绞尽脑汁。最终采取凸古扬现的办法,既将神秘的仙气营造出来,也融入现代元素的高科技。


建成后的太极宫,绿草青青、繁枝盘错、湖光山色、景色优雅、红墙黄瓦、重檐庑殿,外观宏伟庄严,完美展现中国古代建筑美学。而万三府邸仿古建筑群,以经典的中国古建筑风格,采用丹楹朱户的色彩以显示其地位、财富。


整个建筑包括万三府邸牌坊楼、万三陈列馆以及南浔、周庄、金陵、平越、大理等10余座四合院宅居。太极宫的建设,是唐端剑的杰作,也是心血之作;同时更是娄底建工的标志性工程。总投资108亿的福泉古城,在当地已经成为地标建筑。


湖湘文化的精髓是什么?敢为天下先。唐端剑凭着钉子精神,将娄底建工打造成了娄底建筑业的一艘乘风破浪的航母。业务拓展至全国8个省市30多个县市,近年建成了云南克田、阿都、厅子塘、昭通彝良和新晃狮子岩、澧县王家洪、阳明山、怀化三角滩、大坝枢纽、浏阳槽门滩、嘉禾观音山、江永古宅、小东江等水利水电工程。此外,还承建了贵州20多个中小型电站。


3.  


每一个来娄底建工的人,都会被门口地板上那个类似魔方一样的图案吸引。我第一次去时,看了半天也没有看明白。唐端剑告诉我,魔方图案是一把鲁班锁。鲁班锁是中国古代建筑中首创的榫卯结构,不用钉子和绳子,完全靠自身结构的连接支撑,看似简单,却凝结着不平凡的智慧。


“鲁班锁的工艺令我折服,它将‘工匠精神’展现得淋漓尽致。”唐端剑说。


“工匠精神”是我和唐端剑讨论得最多的话题。我知道,唐端剑这一生都在践行这种精神。从公司文化内涵,到唐端剑的一言一行,从来就没有远离“匠人”二字。他说,精益求精,成于理念,臻于文化。这一点,我在他送给我的那个本子上也看到了:追求卓越,营造精品。对于员工,唐端剑时刻不忘灌输的也是这两个字。他要求公司每一个员工懂得:理想、创新、成长。在唐端剑的字典里,信誉,源于创优;品牌,源于创新;精品,源于工匠精神。


提到“匠人”,唐端剑由衷升起一股豪迈。他打趣说:“我就是一个建筑工人。这辈子,我最喜欢的也是做一个建筑人。”开始,我以为他是低调,但当他谈及当下各行各业急功近利表现出的那份担忧时,我终于明白,他是真的在努力做好一个工匠。


1.3.jpg

唐端剑在娄底一中捐赠仪式上讲话


多年前,我出版了长篇小说《高考》,我在书中专门谈到工匠的问题,观点与唐端剑相同:从小培养工匠精神。在当下,德国与日本把工匠精神做到了极致。德国的工匠精神:严谨认真。“慢工细活”是德国工匠精神的突出特点。而在日本,工匠精神就是职人文化。他们倡导一生只做一件事,做好一件事。唐端剑则认为,中国古代就是一个匠人社会。他说中国古代工匠精神,即艺徒制度。从四大发明到丝绸之路,再到郑和下西洋,都体现了中国的工匠精神。中国隋朝著名工匠李春设计并建造的赵州桥,距今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了,期间经历了无数次地震和战争的考验,仍然巍然屹立。锯、钻、刨、铲、尺、墨斗等手工工具,相传是鲁班发明,鲁班也因此成为后世公认的“工匠始祖”。


唐端剑真诚对我说:“我这一生,就是把建筑这件事做好。虽然比不上古人,也不奢望与德国日本人比,但我起码努力在做。”


这话我相信。这些年,娄底建工在管理、技术、生产三个要素上一刻也不放松。唐端剑清楚,建筑企业要做大做强,需要高端项目管理人员进行精细化管理、精益化生产。要具备新的发展理念,把鲁班文化贯穿于企业文化之中。同时要树立精益求精的全局性观念,实现以最短的工期、最小的资源消耗,保证工程最好的品质。这是管理求精。建筑产业化工人是实现建筑工业化必不可少的部分,专业技工需要精通既有专业知识,专注于自己的本职工作,坚守信念,增强创新意识,潜心钻研专业技能,学习新技术。这是技术求专。重视以人为本,满足不同经济条件、审美品味的客户需求。这是生产求柔。


为此,唐端剑还在公司建立了几条措施:转变大众观念,提升工匠荣誉;依托信息手段,规范工匠标准;加强员工培训,发展职人教育。正是这种未雨绸缪的前瞻性,唐端剑将工匠精神的内涵,作为公司的经营理念,那就是:敬业、求精、专注、创新。唐端剑大会小会总讲:工匠,就是耐住性子做实事。


因为坚守,才见彩虹。2013年,娄底建工承建的瓮安县“草塘大戏楼”获得吉尼斯纪录“最大的戏楼”;2018年,唐端剑个人被评为“全国住房城乡建设系统劳动模范”。而娄底建工,更是获得了连串的荣誉:“湖南省先进建筑企业”、“湖南省优秀施工企业”、“湖南富民强省明星单位”、“娄底市文明施工企业”;连续28年被省级相关部门评为“守合同重信用单位”;多项工程获“芙蓉奖”与贵州省“黄果树杯奖”等。


4.


生活因建筑变得美好。建筑也因生活变得有趣。有趣的不是建筑本身,而是融入在建筑中的内涵。


唐端剑自称天生是做建筑的料。开始我听他说这句话时,只觉得他是在调侃。但随着我对唐端剑的了解,我认为如果不把他的这句话说透彻,人们也许会以为他真的只是一个从事建筑的泥瓦匠。


唐端剑从事建筑三十多年,对建筑方面的研究有了深厚的理论功底,对建筑的理解,更是入木三分。我曾经问过唐端剑,什么是真正的中国建筑。


我的问题,唐端剑没有直面回答,只说中国建筑太深奥,也太广泛,几句话无法说得透彻。不过他说:中国拥有五千多年的文化历史,中国建筑艺术,更是在世界建筑史上光辉灿烂的存在。很多人惊叹于外国建筑的设计之妙,其实中国建筑,同样美得不可名状。


其中他提到了中国古代的飞檐。实话实说,我对建筑一知半解,自然接不上茬。唐端剑为了不让我难堪,并不说那些专业的术语,只说了些宽泛的观点。他说好建筑应该致力于探讨对传统的传承,对建筑与自然之间的融合,建筑之中应承载的历史渊源。然而,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虚设的世界当中,到处充满了虚拟和不确定的经验。一切都变得不真切,我们生活的城市和建筑也变得越来越不属于我们自己,文化的认同感、心灵的认同感通通找不见了,我们常常不得不向外寻求所谓的“真实”,但适得其反。唐端剑重复说:真实的建筑才是美的建筑。


唐端剑的话让我有所联想。我国作为一个人口基数大、经济发展迅速的发展中国家,可被预算的人口和商业,使得建筑行业作为一种被商业化的豁口,正在拉大。建筑行业呈现出一种隆冬状态,也许冲破牢笼,才会劫后余生。这个时候太多需要像唐端剑这样有思想有行动的建筑师坐下来反思:建筑的初心何在,建筑的意义又何在?应该肯定,中国建筑行业的快速发展顺应了历史潮流,但它绝不是一种与历史的切割。


或许,这才是唐端剑自诩的天生就是做建筑的材料的底气。


5.


我曾经短暂有过一种观点, 认为做建筑的人十分无趣,因为他们心中只有规矩与尺寸。唐端剑不是这样无趣的人,相反,我更愿意称他为文化人。用当地一位德高望重的老领导的话说:唐端剑算不上商人,硬要说他是商人,那他也是一个儒商。


我认识的唐端剑,骨子里其实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文青,他身上长的全是文艺细胞。他是湖南省直书协理事和娄底市书法研究会副会长,书法作品被不少人收藏;他还是作家,出版过不少作品;他是设计师,他设计的作品多次获奖。


客观说,唐端剑不仅开朗乐观,而且充满儒雅之气。虽然他在工作上一丝不苟,生活中却不拘小节,十分风趣。他把自己的公司,收拾像是一个展馆,里面摆设的物件,件件都是宝贝。他解释说,没有一件是动用了公款。说到钱,他说他这十多年的过桥过路费油费停车费少说也有几十万,从没有在公司报销过。“我不需要在公司报销一分钱,尽管我能在公司报。”他说。


作为一个从涟源荷塘镇走出来的建筑企业家,他的心中始终有一种家乡情怀。他公司的楼下,修建了一个精巧的小小鱼池,鱼池上倒挂了一对汉白玉童男童女,水中有荷。他的寓意是时刻不忘记自己是荷塘镇人。说到这些时,唐端剑诗人的情愫立竿见影,哼起了《荷塘月色》这首歌: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只为和你守候那皎白月光,游过了四季荷花依然香……唐端剑说他每每走过这个地方,就会想起家乡,就会想到娄底建工这些年的不易。他在门口做这样一个盆景,不是为了装饰,而是希望娄建人永远充满活力,永远朝气蓬勃向上;后来人永远能继承荷塘人这种执著、真诚、奉献、大气的传统,将娄底建工发扬光大,就像他瓷缸中放养的几条金鱼和一条鲶鱼,永远冲锋陷阵,强者生存的理念。


家乡,是唐端剑心中永远的情绪。他在日记本上写道 :有一条缓缓流淌的小溪,那就是我的家乡,那就是我出生的地方。我的身体中时刻涌动着一种使命,常常回忆起自己在小溪的童年……这些年,他一直在用实际行动反哺家乡的生养之恩。他出资修建希望小学,资助失学儿童返校读书,慷慨解囊接济贫困老人,每年以不同形式救助弱势群体不少于10万元。汶川地震时派出施工队千里驰援;去年疫情期间带头捐资数十万元于红十字会并在关键时刻参建娄底版小汤山的杉山卫生院;捐献娄底一中数百万修建文化墙,孔子塑像……据不完全统计,唐端剑和他的娄底建工近年在省内外捐款捐物达一千多万元以上。


习近平总书记说:每个人的生活都是由一件件小事组成的,养小德才能成大德。古人曰:将教天下,必定其家,必正其身。唐端剑历来注重家风的熏陶,他认为家庭的和谐与美满最为重要,他的家庭多次被评为“最美家庭”及“书香家庭”。他的两个孩子,通过自己打拼,事业有成。特别是他们以父亲为榜样,经常从事一些公益活动。这次娄底一中建设,他们各自捐出30多万元,作为对母校的回馈。


1.4.jpg

唐端剑五十岁时朋友送的书法对联


有一位书法界朋友,在唐端剑五十岁时,给他书写了一幅对联:


端正相其人,剑书称曲星,南黔曾伏虎,北海又屠龙;


霸业一方秀,声名万里惊,春风绽五蕊,兰桂竞芳馨。


端正相其人,剑书称曲星。唐端剑这一生中,有着许多头衔:企业家,建筑师,工程师,书法家,作家……我问唐端剑,最喜欢别人怎样称呼。他说:我最喜欢的是建筑人。


是的,建筑人。甘当脊梁、守住初心,细节磨砺,化璞为玉,用一生描绘使命与担当。(文/傅春桂)


作者简介:傅春桂,娄底市娄星区人,居长沙。出版、发表作品200多万字。长篇小说《白母渡》《高考》《天下为家》;散文集《一个村庄的死亡》《痛,就喊出来》。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大公湖南”或“大公网湖南”的所有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大公湖南”,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云标签 点击对应标签查看更多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

  • 广告

阅读排行

专题锦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