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阳中元节

编辑:初夏 发布时间:2022/8/4 10:34:15 来源:大公湖南

  中元节,又称七月半,乃是中华文明从巫风时代就延续下来的一个节日,是上古时代的祖灵崇拜。古人认为:“七”是一个较圆满的一个阳数,“九”虽然更完满,但“满则盈”,也就是终点玩完了,因此,认定选择了“七”。《易经》云:“反复其道,七日来复,天行也。”即天地运行之道。东方有“七”之说,与西方的礼拜说不谋而合,可见“七”是人类认定的天道之数。


  七月,是一年的大七,所谓“七月半”,不是指七月十五日,而是指七月十四日,即两个“七”日,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祭祖节,其文化核心是敬祖显孝,现代年轻人有称“鬼节”的,其实这是一种亵渎孝的说法,古人是不会将祖先称为“鬼”的。故民间一直叫“祭祖节”,俗称“祖人回家”。


  “祭祖节”在国内各地都有,只是纪念的形式各有不同罢了,但在长江以南,通过数千年的交流传承,纪念的形式已趋于相同:接待和烧包。


1.png


  上面是同治《益阳县志》(左)和民国《益阳县志稿》的记述,同治县志在风俗节序中唯独没提及中元节,民国县志稿却记述较详:七月一日起至十四日止,谓之中元,寺观作盂兰会以赈孤魂,民间则从十日起,设酒食于堂,名曰接公婆,事死如事生,送时则以纸封金银锭褚钱冥洋为包,书祖先及三党尊亲属之名于上焚之,包之多少,以亲疏为第,即古之尝祭也!俗云:挂山清坟、烧包清人。


  上述记载,益阳的中元节纪念已经讲得很明白:从七月十日起,就开始招待祖先,就像他们还活着一样,连续五天请礼、请茶、请饭、请烟。七月十四日傍晚纸封金银锭褚钱冥洋为包,在有水的河、溪、港边烧包。其理由就是:清明时挂山只是清扫祖先的居地,七月半才是清洁祖先的衣身。


2.png


  益阳这套定型千年的纪念中元节的程序仪式,是民间精神文化正能量的一部分,其孝道传承效果也善,然而,在清朝同治年间至清朝灭亡的四十年中,却一度禁止,这一点,我们可从同治县志的“节序”中看出来,因只字未提这个节日,连葛公会、天符会这样不重要的节日都记述了,却就是不记述“中元节”,可见是直接剔除了这个节日。这里,还得听我给您道来缘由。


  七月半祭祖节属民间世俗,在几千年的历史传承中,它也不断地被宗教机构改造利用,如“中元节”,就是道教利用的名称,道教把世界分为三个层次,诸神中有天官、地官、水官,合称“三官大帝 ”,他们是天帝管理世界的代表,这三个代表的生日分别为上元、中元和下元。也就是正月、七月、十月的十五日,上元为玉皇、下元为龙王,按理说,中元就是“人皇”了,但人间无万岁,“人皇”常变,于是,便共识为祖先,这便是为祭祖节正名且又不改变性质的名称。佛教则不同,给它定名叫“盂兰盆节”,他同样尊重祭祖节的形式内涵,但认为接祖先回家过节的都是有子孙的人,许多绝代绝户的便成了孤魂野鬼,人的节日没他们的份可怜,佛家的职责是普度众生,于是,便在寺庙里举行盂兰盆会,接待孤魂野鬼,盂兰盆,即祭献佛祖的供果盆,用佛祖用的盂兰盆接待众多的孤魂野鬼,也算尽心恭敬了,缘此,这种七月半的盂兰盆会便称为:“盂兰盆节”。


  宗教利用祭祖节光大自己和做善事,自然便有人利用祭祖节做自己的事情,同治年间,益阳桃江修山舒塘人刘道美,也是益阳与汉寿哥老会首领。因不满现实中 “君昏臣暗,吏酷官贪,山惨水悲,妇号子泣” 的生活,于同治十年(1871)初夏在修山举行起义,汉寿会党刘凤仪、刘际汉即势响应,分两路组织攻打益阳县城,却正遇清游击罗德煌带水军炮船巡河至益阳,罗会同益阳丁勇大举围攻起义军。刘道美等势不敌众,便放弃攻打县城,转入龙阳(汉寿)县境,驻扎在军山铺蒋家嘴一带招兵买马,重整旗鼓。


  但刘道美在桃江的父亲却被县政府抓住关押在益阳县城,刘道美苦思营救无策时,恰逢七月半的祭祖节到来,想到逝去的祖先都要回家,而自己还活着的父亲却身陷囹圄,不禁悲感交集,思如闪电,写下了一篇“中元讨虏檄”,文章开篇就说:中元祖先回家探望之日,不肖子孙愧对列祖列宗,大好河山,为胡虏窃取,夺取中国的衣食,淫虐中国之子女民人,今刘道美顺应天道,创建义旗,扫除妖孽,廓清中国......这篇檄文书写数十份,分别派人送往澧州、荆州、常德、益阳、湘阴、宁乡的哥老会,约定起义互动事宜,一时响应者上十万。


  这份“中元讨虏檄”引起湖南湖北两省地方官吏的高度重视,两湖总督刘琨便调道员李光燎,会同提督李明惠,带领大军合力围攻,未经军事训练的哥老会起义军终难对抗,不断溃败后又复聚,至下元节,被清军追赶至益阳泉交河,义军遭清军大炮轰击,溺水、淹毙者众,伤亡惨重。刘道美只身逃走,隐蔽在临资口、白马庙等处,终于被捕落网,也是这年的立冬,刘道美父子与湘阴哥老会首领何春台一同解赴长沙遇害,益阳的农民起义也就此夭折。


  益阳因是这场长达多半年农民起义的策源地,且是因为“中元讨虏檄”做大扩散到两省数县,尤其是文中的“中元祖先回家探望之日,不肖子孙愧对列祖列宗,大好河山,为胡虏窃取”,直接挑起了民族矛盾,于是,从同治十年(1871)起,益阳禁止中元纪念活动,寺庙道观亦然。


  直到民国(1911)年,这项禁止了四十年的中元纪念禁令才不撤自废,益阳中元节纪念仪式不但恢复,而且比禁止之前增加了一个项目,那就是烧纸扎的明朝服装衣帽,以示可以面对祖宗了,这也是益阳七月半烧包加服装用品的开始。


  中元节纪念这种民间祭祖习俗,直到1957年便开始冷却消失,那时全国运动高潮不迭,湖南邵东县黄陂桥乡杉树坪30岁的社员匡荣归在《人民文学》上发表一首诗歌:“天上没有玉皇,地上没有龙王,我就是玉皇,我就是龙王,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这首诗歌一经发表,受到毛泽东与郭沫若的高度肯定与赞扬,先入选当年的《红旗歌谣》民歌选,后入选当时的小学教材,广播喇叭朗诵,传遍全国。


  “没有玉皇”就等于没有上元节,而“没有龙王”也就没有了下元节,“三元节”去了两头,自然“中元节”也就消失了,何况烧纸钱确实有哄鬼的味道,属于迷信,后在“破四旧”的运动中,此俗便在乡村里都消失了。


  改革开放后,尤其是农村经济改革成功后,1985年初,城市经济改革已经开始,益阳地委号召各地各系统“大闹元宵”,当时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国营大企业首当其冲,舞龙跃狮争强斗胜,当然,其内涵已不是以前的敬玉皇和点河灯,而是各单位包括乡村居民庆祝改革开放的“好日子”,有西方和现代“狂欢节”的味道。紧随着的是八十年代末“中元节”的复活,“中元节”不但照搬了传统,而且发扬了民国恢复烧包的习俗,烧服装和用具。而“下元节”,却因洞庭湖的改造与三峡工程的动工,加之本世纪初三峡的大堤的合拢,人类已有变水害为水利的能力,再加上无主体对此进行恢复,因此,这个解放之前最盛行的“下元节”,祈求龙王保佑不发洪水喜降甘霖的仪式,便在益阳南洞庭湖区彻底消失,以致今天的人们很少知道还有这么个民俗节日和庆祝仪式。然而,当时的城镇居民富裕了,在纪念中元节的过程中,烧包的“光大”也就愈演愈烈,烧冥府银行支票、美元、电视机、手机、轿车、别墅......


  这种富起来便趋于庸俗的风气,显然已经脱离了祖先忠孝承业的初衷,况今天之中国,已经跨越农耕文明进入信息时代,居住更是城镇化,这种农耕文明的烧包忠孝承业的形式,原本就跟不上时代发展的形势,更何况还演变趋于庸俗,于是,在2018年底,全国文明城市工作协调组办公室、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市生态环境保护委员会办公室、市河长制工作委员会办公室联合出台了《中元节期间中心城区及资江风貌带“禁放禁烧”工作方案》,其目的就是美化环境,净化空气,城管部门还采取无人机空中“喊话”、执法人员不间断巡查和重点路段、区域值班值守的方式,积极劝阻、制止在公共场所焚烧祭祀用品和燃放烟花鞭炮行为,向市民宣传城区禁止焚烧纸钱、燃放鞭炮的有关规定。


3.png


  但政府还是倡议大家以鲜花、鞠躬、网祭等方式寄托哀思,不忘祖宗,纪念中元,毕竟还是我们优良传统文化的组成部分。


  老汉 2022年7月7日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大公湖南”或“大公网湖南”的所有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大公湖南”,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云标签 点击对应标签查看更多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

  • 广告

阅读排行

专题锦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