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反诈App”,关键时刻或能帮上你

编辑:初夏 发布时间:2021/10/13 17:16:44 来源:新华社

原标题:这些“反诈App”,关键时刻或能帮上你

  张思琦不在家时,他妈帮他收了一个快递:到付,138元。妈妈毫不犹豫替儿子付了钱。

  张思琦到家拆开快递才发现,里面是一件自己从没下过单的破背心,意识到被骗了。他先后找快递公司和电商平台投诉,二者互相推诿,说无权透露或找不到发件人信息,继而干脆拒接电话。

  一筹莫展时,张思琦突然想到了反诈App。点开举报,没想到很快就收到快递公司和电商平台接连打来的道歉电话,表示对方收款账户已冻结,并退回了他被骗的138元。

  张思琦把自己用反诈App举报成功的经历,写在了他经常逛的游戏论坛上,后又被网友截屏发到微博上并广泛转发。很多网友跟帖说:“这就下载反诈App!”

  由公安部刑事侦查局组织开发的App“国家反诈中心”,于今年初春在各大应用商店上线。此前,由北京市公安局开发的App“全民反诈”,去年7月就已正式投入使用。几款反诈App,只是公安机关等有关部门反诈预警的最新手段之一。在反诈App的背后,还有一个针对电信网络诈骗的综合预警系统支撑,用最快速度准确找到潜在受骗群众,保卫民众财产安全。

到底管不管用?



  张思琦遇到的是一种常见的“盲售快递”诈骗:诈骗分子通过非法渠道获取你的快递信息后,用货到付款的方式,寄来如数据线、指甲剪、劣质衣服等廉价品。签收时,有的人记不清自己到底买没买,有的人则由不知情的家人代收——总之是付了钱,打开快递后发现受骗。

  此前,由于单笔金额并不高,不少人懒得折腾,或者投诉无门,只好不了了之,因此给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现在使用反诈App的举报功能,足不出户就可以直接向公安机关举报。涉诈电话、短信,都可以直接从通讯录当中调取。如果手机上有涉诈网页的截图、录屏,或者通话录音,也可以一键上传。

  诈骗分子的手段,随着人们生活的变化在“推陈出新”。在不少人印象中,电信诈骗还是主要靠打电话、发短信、点网页。

  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十支队副支队长赵炜告诉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这几年,以加微信或QQ好友,自称是老领导、老同事,先和你套近乎,然后向你借钱,即所谓“冒充熟人”诈骗;或者以谈恋爱为名,撺掇你投资或赌博获利,即所谓“杀猪盘”,成功率更高、金额更大。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诈骗和手机绑定得更紧密了,安装在手机上的反诈App便应运而生。在反诈App当中,多有身份验证的功能。比如,你不确定那个在QQ上已经跟你浓情蜜意聊了很久的“小妹”,是真的爱上了你,还是等着把你“养肥宰掉”的抠脚大汉,就可以点击“全民反诈App”上的“身份验真”。

  “身份验真”要求对方进行人脸识别,以便核实身份。对方是男是女,在这个环节一目了然。为了保护用户安全,发起方仅知道对方是否通过了验真,并不知道对方的具体身份信息。只有案发后,公安机关可以调取相关数据进行核查。如果对方在身份验证请求有效时限的3小时内都没有完成,那其身份和目的就值得你好好掂量一下了。

怎么做到又快又准?



  反诈App是如何迅速精准地找到潜在受骗群众的?赵炜告诉记者,在反诈App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综合预警平台进行支撑。预警平台的核心之一,就是公安机关所掌握的涉诈数据库。

  数据库中包括已被公安机关明确认定为诈骗的电话、短信、App、网址、社交账号等,也包括一些通过群众主动举报,疑似涉诈的数据。一旦有哪个人的手机接触到数据库中的诈骗源,比如你接到了诈骗电话,或者点进了诈骗网页,公安机关在后台发现会迅速联系你,发出预警信息。

  以前,民警会用工作电话打给可能受骗的群众,提醒他们刚才接触到了涉诈内容。但是,由于常见的诈骗方式之一就是冒充公检法,很多群众接到陌生电话,听到对方自称是警察,马上回嘴:“你说刚才那通电话是诈骗?我看你才是诈骗!”旋即挂断。还有更谨慎的人,只要是陌生电话就不接,民警想发出预警都没有机会。

  考虑到群众确实难以分辨,自2019年11月起,反诈专用号码面向全国投入使用。各地公安机关统一使用96110作为呼出号码,拨打电话提醒相关群众已接触到了诈骗信息,要保持警惕。由于号码中有110这个极具公安辨识度的数字,赵炜告诉记者,反诈预警电话的首次接通率和劝阻成功率都提高了三四成。

  反诈App在注册时,都鼓励用户尽可能完善个人信息,填写详细的地址信息和紧急联系人。这样公安机关一旦发现你存在潜在受骗风险,可以迅速联系到你所在街道的派出所民警,在必要时上门劝阻;或者联系你的紧急联系人。比如针对一些容易受骗的老年人和未成年人,民警会联系其子女、父母,与对方共同劝阻老人、孩子。

  今年4月,北京市公安局就通过类似方式,为市民曾女士截住了高达3000万元的损失。北京市公安局反诈中心在工作中发现一条网络投资诈骗线索,受骗者来自东城区。他们迅速联络东城公安分局协助劝阻,遗憾没能第一时间联系到受骗者曾女士本人,但是获知了曾母的地址,于是上门说明情况。

  在曾母的配合下,民警发现:原来曾女士当时远在加拿大,通过网络认识了一位陌生人,正准备出售房产筹款3000万元,参与对方忽悠的网络投资。在民警的反复劝阻下,曾女士终于意识到被骗,避免了巨额损失。

  仍在读高中的刘如伊告诉记者,她暑假有一天睡前玩手机游戏时误触了弹出的页面,并没意识到有何不妥,没想到夜间收到好几条96110发来的反诈预警短信。她更没想到,第二天一早,派出所民警上门询问她是否受到了网络诈骗威胁,并在与她共同翻看手机时,指出就是她误触的页面,存在电信诈骗隐患。

  刘如伊觉得很奇怪,她的手机上并没安装反诈App。民警告诉她,是她家长在自己手机上安装的反诈App中,选择了“群组反诈”功能,把女儿的手机号添加进群组。这样群组里任何成员手机上有涉诈操作,作为群主的家长也会同时收到预警提示。民警通过家长的注册信息,就可以迅速定位到她。

会不会“管得太宽”?



  在传统印象中,上当受骗的多数是老年人。可是赵炜告诉记者,针对大学生的反诈宣教同样是重点,而且是难点。每年暑假,大学生群体受骗的人数就会明显增加。有人想趁放假时挣点零花钱,容易参与到网络刷单等活动被诈骗;还有人为买价格不菲的名牌鞋或手机,被虚假网络贷款公司诈骗。

  “大学生通常很自信,觉得自己有知识有文化,不会轻易被骗。即使他们按照学校安排,上了反诈宣讲课,个别人也很可能没用心听;或者下载了反诈App,但出了教室门就把App卸载。”赵炜说,“现在大学生们手头的钱其实不少,社会经验又有限,属于比较容易受骗的群体。”

  正在北京市某高校就读的大二女生苏敏珊告诉记者,自己删掉了被建议下载的反诈App。

  “它功能那么强大,能知道我接了谁的电话、看了什么网页、加了谁当好友,又说要保护财产安全,会不会管得太宽了?”苏敏珊说,“我怕我手机上安了这么个App,我的通话记录、上网记录、聊天记录、网银账号……一切手机上的操作都被知晓。”

  赵炜特别理解年轻人的这种顾虑,也觉得大家注重保护个人信息和隐私是件好事,但针对反诈App的上述担忧,在她看来实属多虑。“现在大家下载安装任何App,无论这个App是购物的,还是看视频的,哪怕是背单词的,都需要开通一些权限。安装反诈App所需开通的权限,并没有超过其他App。”

  2019年12月30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发布了关于印发《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行为认定方法》的通知,明确规定了App的隐私和权限政策。赵炜告诉记者,反诈App所需用户开通的权限,同样严格遵守这一规定。

  “我们不是全面关注所有注册用户手机上的一切操作,从中判断哪些涉诈。我们是反过来的。”赵炜用新冠疫情的流行病学调查打比方,“一个诈骗电话,就像一例已确诊新冠肺炎的病人。民警追踪诈骗电话接触过的人,就像医生追踪新冠病人的足迹。医生得知新冠病人接触过谁,再对谁进行核酸检测和隔离。民警发现诈骗分子联系了谁,就向谁发出反诈预警。”

安装后就彻底安全了?



  因为在短视频平台上,与身着奇装异服的网红直播连线推广反诈App,河北秦皇岛的民警老陈突然火爆全网,也让网友感受到了基层民警的用心。“国家反诈App有多牛”的词条,也一度冲上了微博热搜榜。

  赵炜表示,“全民反诈”研发初期最主要的功能并不是预警,而是集中向用户宣讲反诈知识。现在反诈App中最主要的内容,仍是各地典型电信诈骗案例故事。其中有视频短剧,也有骗子打电话时的实况录音,目的就是让更多群众能够明辨:什么样的情况,肯定是诈骗,千万别上当。

  “反诈并不是一款App就能实现的,也不是公安机关独自就能解决的,还需要全社会很多机构的共同参与配合。”赵炜说,“因为诈骗手段层出不穷、受骗情况五花八门,作为个人确实应积极了解反诈知识,提升自己的防范意识,就像中医‘治未病’,西医‘打疫苗’。”(尹平平、鲁畅

  (张思琦、刘如伊、苏敏珊为化名)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大公湖南”或“大公网湖南”的所有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大公湖南”,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云标签 点击对应标签查看更多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

  • 广告

阅读排行

专题锦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