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守愚:范旭东开示东方企业家精神,被誉为“世界企业精神之父”

编辑:初夏 发布时间:2022/8/4 11:44:21 来源:大公湖南

1.png

《工业先导范旭东成功启示录》,黄守愚主编,王启贤、王洪波副主编,华龄出版社,2022年7月第1版。


  范旭东先生(1883—1945),谱名源让,字明俊,后改名锐,字旭东。祖籍湘阴,出生于湘阴或长沙,在长沙长大,留学于日本,创业于天津、南京、乐山等地。


  他建立的“永久黄”团体从模仿西方到自主创新,再到向全球输出科技,在当时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赢得各界广泛的敬重、称赞,被推崇为中国化工之父、世界企业精神之父、现代湘商之魂。往事并非如烟,他和“永久黄”团体作为中国早期的工业先导,“命”在史册,已藏之金匮,沾溉后人。


  先导,即先驱、领导,是指走在前面的引路人。屈原《离骚》云:“乘骐骥以驰骋兮,来吾道夫先路!”其《远游》云:“召丰隆使先导兮,问大微之所居。”范旭东先生有开基作祖的志愿,敢于担当复兴中华文化的使命与责任,“抱定为国家做事之宗旨”,总是以中国化工先导自任,曾说:“(永利)公司负吾国化学工业先导使命,日夕未敢忘怀。”为此,他继承儒家“三圣”创造发明的传统,勇于开天辟地,在科学研究、技术创新、文化创造方面走在世界的最前列;他秉持儒家“大一统”思想,善于治理企业团体,也善于组建商会团体以扞卫其发展权利;他推崇“尊王攘夷”之道,反对西方侵略,逐步建成中国基本化工体系;他采用“尊王进夷”之道,向弱势企业输出技术,帮助他们提高效率,同时也壮大自己的企业和中国经济,促进社会道德;他一生致力于共同富裕,热心慈善公益,捐款捐物,不遗余力。


  1922年,他私人捐资10万银圆创办中国第一家民营科研机构——黄海化学工业研究社(以下简称“黄海社”),研发创新要素,希望以此为“永久黄”团体的神经中枢,进而为中国化工的神经中枢、世界化工的神经中枢。后来的事实也证实了他的构想,譬如1926年突破西方的垄断与封锁而在亚洲第一次成功生产出纯碱,1932年前后向全国扩散技术,1937年生产出中国第一包农用化肥,1941年发明世界最先进的“侯氏碱法”,1945年前后向南非、印度、巴西输出技术。


  创办“黄海社”这种与世界一流企业同步的创举,表现出了他的领袖的超凡才能和科学家的洞察力、远见、雄心以及企业家的冒险精神。陈调甫先生在范旭东先生逝世后说:“二十年前办工厂而知科学研究重要者,除(范)先生外,国内恐无第二人也。”直到1928年,中国另外一个化工巨子吴蕴初先生才创办中华工业化学研究所,而他的竞争对手英国帝国化学工业公司在1938年访问美国杜邦公司之后才决心创建中心实验室。


  1928年,他创办了中国第一家企业报刊——《海王》杂志,并以此在1934年提出了“四大信条”以建设企业核心价值:“(一)我们在原则上绝对的相信科学。(二)我们在事业上积极地发展实业。(三)我们在行动上宁愿牺牲个人顾全团体。(四)我们在精神上以能服务社会为最大光荣。”在“永久黄”团体生发过程之中,化育出了“永久黄精神”,被认为是中国第一家企业精神。在西方,企业精神萌芽于20世纪50年代,兴起于70年代。因此,走在世界最前面的范旭东先生被赞誉为世界企业精神之父。


  外在的事功,往往有内学的支撑。探寻他本心的思想,理当是正道。他自幼饱读儒家经典,在19岁之前准备走科举考试的道路,留学日本后转习化学,接受了欧风美雨的熏陶,但是他的思想根底在中华文化,秉承湖湘先贤王船山先生而来,要创造新的中华文化,参与世界竞争,最终超胜西方,领导天下仁义秩序。


  王船山先生说:“大贾富民者,国之司命也。”他发王船山先生《黄书》之仁爱,以事天、事亲为天职,爱国爱民爱人类,要复兴中华、为人类计,主张“不要忘了各人的责任,尤其不要忘了我们是为中国实业前途奋斗”,“我们办实业的人,要具有世界的眼光和为人类服务的精神”。这种超凡入圣的追求是他作为圣贤型大企业家的良心,也开显了王船山先生“抱刘越石之孤愤”“希张横渠之正学”的梦想。正是修持有“天”的境界,范旭东先生才获得如此高的成就,因此胡适之先生评价他是一位“新圣贤”。


  范旭东先生晚年研究哲学、历史与科学的关联,试图以哲学为科学开基,以历史为科学开文化自信,由此复兴中华文化。真可谓治时、先导。孙学悟先生继承了他的遗志,可惜因其时之战乱,未竟其成。在今天,我们仍然要朝这个方向前进。


  本人研究范旭东先生有年,在努力建构王船山先生、范旭东先生的遥继关系。在稽考文献之余,汇编出《工业先导范旭东成功启示录》,本着服务社会的精神、复兴中华文化、为人类开辟新方向的追求,希望对广大企业家或者准备创业的同人有所启发,让更多的人成为像范旭东先生一样的圣贤型大企业家。


  本书分为九卷,是范旭东先生在报效国家、服务社会、科学研究、工业建设、经营企业、领导工商界、修身领众等方面的开示。在逻辑展开上,本之于天,发之为仁爱,继之以诸事,止于同情之心。仁与礼,一以贯之,也可谓是范旭东先生以礼治企的经验。


  受诸多因素制约,范旭东先生的史料大量遗失,许多档案也尚未整理出来,故《工业先导范旭东成功启示录》并非尽善尽美,有待于将来补苴调胹。读者要领悟范旭东先生的真精神,因时势之变异,活学活用,不可刻舟求剑、守株待兔、买椟还珠,切忌沦为邯郸学步。


  谭嗣同先生崇祀王船山先生为“雷神”,并说:“万物昭苏天地曙,要凭南岳一声雷。”刘人熙先生说,王船山先生是“兴起中国之种子”。范旭东先生要求同人们各安其分,“把我们的事业做成一颗民族复兴的种子”。《书·禹贡》云:“禹锡玄圭,告厥成功。”感应先导范旭东先生的“永久黄”精神,一阳来复,“春风动雷雨”,复兴中华文化正道必然成功!


  说明:本文系《工业先导范旭东成功启示录》的序言。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大公湖南”或“大公网湖南”的所有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大公湖南”,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云标签 点击对应标签查看更多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

  • 广告

阅读排行

专题锦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