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米菜煮蛋

编辑:初夏 发布时间:2021/4/14 21:32:53 来源:大公湖南

  老益阳的风俗,三月三,“地米菜煮蛋”。


图片1.jpg


  阴历三月三,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为古上巳节,相传一月一为天日,二月二为地日,三月三则为人祖日,即中华祖先轩辕皇帝的出生日,为此,这一天为中华民族普天同庆的节日。而庆祝的形式,因地区与民族的区别,庆祝的形式也有些区别:如过去京市都城的踏青歌节 ,汇聚江边饮宴的“曲水流觞”、 少数民族地区的“歌圩”等,更有文化人庆祝三月三的雅致:作诗、作画和举行笔会对诗,如陆游就有名句:“残雪初消荠满园,糁羹珍美胜羔豚。”还有“日日思归饱蕨薇,春来荠美忽忘归。传夸真欲嫌茶苦,自笑何时得瓠肥?”


  而民间则有一种形式比较普遍,即:地米菜煮蛋。


  相传:三国时期,名医华佗来沔城采药,一天,遇大雨,在一老者家中避雨,见老者患头痛症,痛苦不堪。华佗替老者诊断,随即在菜园内采来一把地米菜,嘱老者取汁煮鸡蛋吃。老者照办,服蛋三枚,病即痊愈。此事传开,人们都纷纷用地米菜煮鸡蛋吃,佳话遍及城乡。华佗给老者治病的日期是三月初三,因此,三月三,地米菜煮鸡蛋,就在沔阳形成了风俗。以后逐渐传开,成为中华民族的一大民俗。


  地米菜,学名荠菜,属十字花科,二年生草本植物。因花小白色,如米粒,故又称“地米菜”。荠菜有很高的药用价值,《本草纲目》记载:“荠菜味甘性平,入心肺肝经,具利尿、明目、和肝、强筋健骨、降压、消炎之功。”再加上荠菜有鲜美的口味,可汆汤、清炒、凉拌;甚至还可以制馄饨、包饺子、做包子等,是人人都欢迎的吃食。


  可益阳的地米菜煮蛋却另有一说:地米菜煮蛋,踩得石头咕烂。“踩得石头咕烂”,我们也可理解为与《本草纲目》上的介绍一样,吃了“强筋健骨”,但我们如果还把益阳的另外一句俗语结合在一起,便发现不仅仅是“强筋健骨”这么简单了:立夏吃干坨,踩得石头咕破。


  三月三和立夏,两个不同的节日,吃不同的食物,但目的却是一个:要将“石头咕”踩烂和踩破,难道益阳人与石头咕有仇,非要踩烂或踩破?


  这故事还得从三国时期关羽进驻益阳说起。


图片2.jpg


  《益阳县志》记载清楚,关羽是公元215年入住益阳的,而倡导“三月三,地米菜煮鸡蛋”的华佗,曾给关羽刮骨疗毒,也是关羽相信的名医,关羽引军数万入住益阳,这种有利于人民也有利于军队的风俗带到益阳,是顺理成章的,也就是说,益阳是最早形成“三月三,地米菜煮鸡蛋”风俗的地区之一,这一点,有历史记载和人文依据。


  但益阳为何要形成“踩得石头咕烂”的说法?这则是与关羽当年与甘宁对峙益阳资江的情形与益阳的特殊地理环境有关了,这里,还请先看一则郦道元《水经注》的记载:


图片3.jpg


  水经注是郦道元公元约500年写的文章,离关羽驻军益阳近300年,所谓关羽濑、关候滩与南岸的甘宁故垒已成为历史200余年,郦道元是来益阳观察地形和考察历史写出的这段话,这段话讲出了两个特点。


  一是“关羽濑”,这也是后来明朝益阳知县刘激总结出来的“益阳十景”中的第一景:“关濑惊湍”,


图片4.jpg


  二是此处的可以渡过。


  就这两点,窃以为有必要作一个解释:“关羽濑”中的“濑”,即水流砂石上激起的浪花,但这里为何会激起浪花呢?原来,这与益阳的资水与志溪河在这里交叉汇合有关:过去的资水是没有大堤的,遵循的是水往低处流的自然法则,志溪河由南往北横切资水,并在资水河床上冲出一条深沟,形成资水下面的一条隐形志溪河堤,这条河堤秋冬可能会露出水面,但春夏涨水季节则隐在水中,人们是可以从这条隐形堤上摸着石头过河的。也正因为这条隐形河堤,使资水流经此处激起浪花,形成益阳的第一景:关濑惊湍。(如下图)


  二是甘宁怕关羽夜晚过江偷袭,守在这里咳嗽,使关羽听到:“兴霸声也,遂不渡”。当然,这个“渡”,也可理解为用船渡,但如果是指用船渡的话,甘宁便不必守在“关濑惊湍”了,因整条资江河都可以渡,之所以专守此处,就是指关羽的人马可从此处摸着石头过河。


  看清了上面的益阳资水北岸图,我们对今天资阳区的许多地名来历也就豁然开朗了。之所以有鹅羊池、大水坪、金花湖等地名,原来是志溪河横切资水流经该处的结果,但这里还要说明一下形成这些地名的原因,那就是咸丰十年,益阳名人胡林翼在湖北任巡抚期间,与洋人开始洽谈“汉口开埠”的事宜,并告知家乡做好开埠后的生意准备,于是,益阳有见解的人士与政府一道,切断了志溪河的“横冲直闯”,使志溪河改道从出口处汇入资水,时间是清同治四年(1865)年,而这道切断志溪河的堤坝,就叫“接成堤”,益阳话“成”与“龙”同音,今天被叫成“接龙堤”。也就是这个接龙堤,才有后来大码头水运文化的辉煌和益阳由县升“州”的基础。这是另外的话题,不扯开。


  回到益阳人为何要把石头咕踩烂或踩破的话题,其实,这就是益阳在清同治四年(1865)年前,志溪河未切断之前的生活情境,那个在益阳一千多年的“关濑惊湍”,一直是老益阳人在春夏涉江过河的南北通道,而这条隐藏的通道,自然只有男人才能通过,因女人裹脚,只能是“妹娃子要过河,哪个来背我嘛?”但男性过河,其中也包括男孩,因春夏之时水流水势的大小不同,特别要求下盘脚板的稳固,要死死地抠住脚下的石头咕,不然的话,就会被水冲走,虽益阳男性自古便会水,不会有性命危险,但过河是为了办事和做客,脚板不稳落进水中,连带小孩的大人都会成落汤鸡,这是会误事、甚至会冻感冒的,故此,便有了在春夏之际“踩得石头咕烂”和“立夏吃干坨,踩得石头咕破”的千年习俗了。


  这是1800年来,三国文化留在益阳的特有生活习俗。


  老汉  2021年4月14日。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为“大公湖南”或“大公网湖南”的所有作品,版权归本网站所有。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大公湖南”,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云标签 点击对应标签查看更多相关资讯!

相关推荐

  • 广告

阅读排行

专题锦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